第五百三十五章:还有我

带着石瀚和黑天的尸体,很快我便和石芊芊汇合。

当我拿出石瀚的尸体时,她震惊得难以置信,随即便捂嘴痛哭起来。

不管先前她和石瀚争吵了些什么,不管她怎么恨他,可是石瀚终究是她父亲。

石瀚是为我而死的,看到石芊芊哭得伤心,我有些于心不忍,可是却无能为力,我知道安慰是没用的,与其做一些无用功,不如让她痛痛快快的哭一场。

“大家听我说,元帅死了,被血魔族的恶人偷袭杀害,元帅的死,我知道对大家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但是,人死不能复生,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替元帅报仇!”

看着士气低迷的数千士兵,我神情悲痛的说道。

“少帅..........连元帅都死了,我们怎么帮他报仇?我们是那些人的对手么?”

一个天魔族的士兵有些彷徨的看着我。

黑天是元帅,也是黑天部的主心骨,更是我们这一小队人的领头羊,他现在被人杀死,一下子失去主心骨,这些士兵心里的想法我都清楚。

无非就是恐惧和担忧,如果有良心的,或许还会有些愤怒,但是,对此时此刻的他们来说,心里着急的,应该是如何保住自己的性命。

我绝不相信这里的所有人都想拼命为黑天报仇,这样的人就算有,但也绝不会很多,毕竟,人都是自私的。

抓住他们的心理,其实要他们听话,很容易。

“元帅死了,仇是一定要报的,但是,我们现在势单力孤,去为元帅报仇不过白白送死,当务之急,我们应该先将元帅的遗体送回黑天部。

等处理完元帅的后事,再向天魔殿请将令,带兵为元帅报仇!”

我悲愤的说道。

见到我并不是要带着大家这个时候去拼命,我看到很多人的脸上都流露出轻松的神色,皆是点头附和。

我心里暗笑了一番,果然和我想得不差,真正想为黑天报仇的,没几个啊。

这些人都是普通士兵,很容易便糊弄过去,稳定下军心,我开始为杜凝霜疗伤。

杜凝霜的伤势很重,我担心不及时治疗会恶化下去。

“消息传上去了么?”

将杜凝霜安置在一个帐篷里,见到她伤势稳定下来之后,我问道。

这里的事情,杜凝霜是不可能不跟天魔殿以及幻姬传达的。

“已经上报了,信上写的和你说的一字不差,黑天正在助你炼化天魔之血时,遭遇褚卫偷袭,身受重伤,娘娘的信使赶到,出手相救,可是却不敌褚卫,惨遭杀害。

一番大战,黑天身死,褚卫重伤,我们拼死逃过一劫。”

杜凝霜说道。

我点了点头,确实和我说的不差。

“我在信中还说了你修为增长的事情,我说是因为炼化了天魔之血的缘故,也正是因为你修为增加,我们才九死一生好不容易逃脱。”

杜凝霜说着,我皱了皱眉:“我现在实力上涨到入神境三重,你说是天魔之血的原因,恐怕没几个人会相信吧。”

天魔之血中蕴含的力量确实很强,可是要一下子让一个三步神阶的人实力提升到入神境三重,未免有些骇人听闻,这是一个漏洞。

见我指出这一点,杜凝霜笑了笑,毫不在意:“我当然知道没几个人相信,所以在来之前我已经让你把修为压制到入神境一重。”

杜凝霜的话让我一愣,先前赶来和石芊芊汇合的路上,她让我将修为压制到入神境一重,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为什么,不过现在见到她的笑容,我却是清楚了。

“你是要我隐藏修为?”

我看着她。

“这还用说?入神境三重的实力有些骇人听闻,入神境一重总算合理了吧,虽然还是有一些夸张,但是,可以对外宣称黑天对你很不错,为了帮你提升实力,除了炼化天魔之血外,还动用了很多他珍藏的宝贝。

反正他现在也死了,死无对证,咱们说的话是真是假,谁知道呢!”

杜凝霜腹黑的笑道。

“聪明!”

听她这样说,我也跟着笑起来,下意识的想伸手刮她的鼻子,可是手伸到一半又猛地停下来。

见到我的动作,杜凝霜似乎有所察觉,突然双颊绯红,低下头去。

“呵呵,你好好养伤,我去看看石芊芊。”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我有些尴尬的走出了营帐。

一边走,同时心里一边对自己鄙夷,太沉不住气了!

我没有将石瀚和黑天的尸体放在一起,而是单独放在两个不同的营帐里,石芊芊知道很多事情,我的谎话可以骗过那些士兵,但绝对骗不了她。

石瀚死了,石芊芊一直都陪在他身边,要是把黑天的尸体也和他放在一处,石芊芊说不定会更加伤心。

“少帅!”

走到停尸的营帐外,我看到几个石族的将士正在守卫,其中一个,就是之前带着石芊芊去找石瀚的那人。

“大小姐怎么样了?”

见他们对我行礼,我点点头,问道。

“大小姐哭得很伤心,谁的话也听不进去。”那人说道。

“行了,你们先下去休息吧,我进去看看她。”我说道。

“是!”

几人离开后,我整理了一下思路,掀开帐幕,缓步走进去!

“我说了让你们别进来!你们都是聋子么!”

我才刚一进去,就听到石芊芊带着哭腔的愤怒吼声传来,让我一愣。

“是我。”

看到她趴在石瀚的棺木前,我说道。

听到我的声音,石芊芊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一句话没说,反而哭得更加厉害。

“不要哭了。”走到她身前,伸手拭去她眼角的泪水,我轻轻的说道。

我以为过去这半个时辰的时间,她的心情应该能平复一些,可是没想到,她还这么伤心。

石瀚毕竟是她爹啊!

就算他当年没有阻止石芊芊母亲被黑天杀死,让石芊芊因此而恨他,但是这么多年以来,他对她的疼爱,依旧是毋庸置疑的。

“我要知道真相!”

石芊芊看着我,语气坚定的说道。

我早就知道她会问,当即没有隐瞒,把之前发生的事情统统说了出来。

知道真相之后的石芊芊,更加伤心,双手紧紧的抓住棺材的一角,满脸的悔恨之情。

“都怪我!都怪我!要不是我说了那么多伤他的话,他就不会去找黑天,他就不会死!爹爹是因我而死,是我害死了他!我该死!我该死!”

石芊芊哭着,突然开始打起自己耳光来,嘴里不停的说着自己该死,也不停的打。

“你干什么!快停下!”

看到她疯狂的举动,我忙抓住她的手,制止她继续打下去。

“你放开我!都是我的错,是我害死我爹的!都是我的错.........”

她挣扎着还要继续打,可我却紧紧抓住她的手不放。

“不关你的事,你爹不是你害死的,他是救我而死的,如果你要打,就打我吧!”

我说着,放开了她,让她打我。

可是她盯着我,却迟迟没有动手。

“呜呜........”

她突然扑过来,将脑袋埋在我怀里哭,就像一个无助的小女孩儿找不到回家的路一样,哭得梨花带雨,让人生怜。

看到她如此模样,我原本平静下来的心不由又起一丝波澜,石瀚毕竟是因我而死的。

要不是为了救我,他不会死,石芊芊也不会这样。

“为什么!为什么!!我娘死了!我爹也死了!为什么他们都死了!我不想他们死,我不想!他们都死了,再也没有人疼我了............”

石芊芊抱得我紧紧的,哭得让人心碎。

我终于知道石瀚为什么这么放不下她,恐怕他早就知道石芊芊会哭得这么伤心,他的女儿他能不清楚?

“不要哭了,他们死了,还有我。”拍着她的后背,我轻声道。

这话让石芊芊突然停下来,抬头望着我。

看到她眼中的迷茫,我抿了抿嘴,道:“你父亲死前,将你托付给我,让我好好照顾你,我答应了,今后,没有人疼你,我疼你!”

“真的么?”她怔怔的看着我。

“当然是真的,有我在,谁也不能欺负你,除非我死!”我语气坚定的说道。

“我不要你死!”她突然猛地摇头。

我顿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赶忙改口:“放心吧,我命大,死不了!”

听我这样说,她才点头,这一下,她终于没有再哭,但是,她将目光放在棺木里的石瀚身上,脸上的表情还是很悲痛。

“你说,爹爹会怪我么?他会不会怪我不理解他?最后害死了他?”

她突然问道。

一个陷入极度悲伤的人,总是会不自觉的胡思乱想。

“不会的!”

我将她的头按在我胸口,不让她看石瀚。

“他绝不会怪你,你父亲很爱你,他很爱你...........”

喜欢葬魂人请大家收藏:()葬魂人新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