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六章 娜美云天脱困

对于所谓的国师因祸得福也好,皇帝老儿因为得到安全感而封赏也罢,这些都与我没有什么关系。我在意的恰恰是毛雪莹。

抱着毛雪莹,我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天道不可违,这五个字让我再次的迷茫,超脱了吗、。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可是面对毛雪莹的死我居然无能为力,甚至连他的魂魄都留不住。

毛雪莹的魂魄并没有进入地府,而是直接散入天道。刚刚遇到却又失去,这种心情犹如万剑穿心般痛苦。

皇城之内,一个十岁的孩童抱着一声喜服的昌平公主。走在曾经熙攘繁华的街道上。周围的人自觉的让开了一条通道。就连皇城的护卫,也露出迷茫的神色。

当踏出皇城的时刻,昌平公主的身体彻底的消散化作一片碎裂的光芒融合在空间之中。

我叹了一口气。天意就是天意,或者就是针对我而来。天道要我做事自然没有任何的理由,而我也不得不做。或者只有按照约定将残存的魔彻底消散,我才能回到原先的世界。

但是自从我将胖和尚的魔气击溃以后,再也没有了魔的影子。似乎他已经明白我回来并不是接受他,而是要毁灭。

西天雷音!这是我唯一的线索,可是天下之大,哪又什么西天雷音,有也不过是另一处介子空间罢了。

想要找到这个介子空间,若是以超脱者的实力自然是没有任何的困难,可是以我现在的实力,处理灵魂领域以外,基本就是一个战斗力为伍的渣滓。

又是一座城镇,我迈步走了进去,却听到界面上一群少女,嬉笑着谈论,脚步飞快的朝着一处阁楼而去。

我不禁好奇,也跟着走了过去,却见到,这阁楼之下的入口,却是有一位仪表堂堂的青年席地而坐,面前摆放着矮桌,上面则是笔墨纸砚。

在这青年的前面则是一排身体患有疾病的百姓,两边这是莺歌燕语,场面显得出奇的诡异。

我站在人群里,一个十岁的孩童自然引不起周围人的注意,却是听了个大概。

“李玄公子,医术高超,当真是药神转世,我邻居家的小子从树上摔下来,连医馆都说没救了,可是这李玄公子只是开了个方子,那小子硬是给鬼门关里拉了回来。”

“可不是吗。这李玄公子在这义诊,这一张张药方,就是一条条人命呀。”

我邹眉笑了起来。李玄,有名李凝阳,不就是八仙之首的俗家名讳吗?说起八仙,倒是与我有着说不清的缘分。自己的师父不就是八仙之一的吕洞宾吗。

“李玄公子果真风度翩翩。小姐,你是不是心动了、”

“胡说八道。看我不打烂你这死丫头的嘴。”

就在我看向李玄的时候,身边两个文人装扮的青年,挡在我面前,却偏偏是一副女儿家的扭捏。很明显是女扮男装。只是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这李玄注定是不可能与他们有所交集。

我缓步上前走到李玄的面前。

李玄抬起头一副疑惑的表情,一个十岁的孩子站在自己的面前,这是要看病,可是这孩子的家人呢?看着孩子看自己的眼神怎么觉得又十分的怪异。

“小友,有何指教?”李玄微微一笑。自己的名气在这不大的城镇也算是出名了,自然不会与一个孩子计较,既然走上前来必定是有事。

“药医不死病,仙度有缘人。这些末流的东西实在实在是难登大雅。”我摇头笑道。

“哦!小友,有何本事,不妨将这些病患医治一二?”李玄再好的脾气也不能人了,被一个十岁的孩子指着鼻子说你不行,谁都不能忍。

“这是谁家的孩子,赶紧领走!”李玄不说话,却有人已经开始不耐烦。

“快走开!”有人直接撵人。

我笑了笑,转过身,绕过这些嚼舌根的家伙,走到五步之外在地上躺着的一个庄家汉面前,单手点在他的额头。灵魂之力凝聚,轻轻地输送进入此人的身体。

“咳咳咳!”这庄稼汉顿时剧烈的咳嗽起来,接连吐出五六口黑色的血液,睁开了眼睛,疑惑的看着周围。

“啊!是李玄,李神医呀!多谢救命之恩。”庄稼汉直接拜倒。

李玄脸色一红。慌忙站起:“救你性命的却不是我,你拜错恩公了。”

顺着李玄的手指,庄稼汉终于将目光落在我的身上,却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这丫的是一个十岁的孩子呀,他有着本事吗,是在逗我吧!

我笑了笑,逆天续命已经是违背了天道,但是这又如何。就如同人不会在乎蚂蚁的死活。天道也不会在乎一个凡人。

这庄稼汉,积劳成疾,肺部充血,原本是没得救的,不过为了,拉拢李玄,救他也无所谓。

我转过身看向李玄,微微一笑,灵魂领域之内,传递一些信息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既然事情已经完结,那就该离开了。

就在所有人感叹这孩子到底是真有本事,还是一件凑巧的运气,这个十岁的孩子确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消失了,就好像从没有出现一样。

只有李玄呆愣在原地,别人听不到,可是他却听得清清楚楚,那十岁的孩子看着自己,没有张口,却有一句话:“今夜子时,后山竹林。”

这代表着什么,难道是神仙!神仙这个词汇,所有人都不会陌生,可是谁又真的见过神仙。不管怎样这对自己似乎都是一个天大的机缘。

李玄再也没有心情义诊,干脆起身,身后的仆人也是很有眼力见的皇所有的东西收拾起来。

再说同城肖员外家,此刻却是被唯一的女儿闹腾的心神不宁。

肖员外表示自己很无辜。女儿,肖茹茹,从小就没有当成女孩来养,以至于现在倒像是个男孩一般,就连嫁娶都不要媒妁之言。这不,居然闹腾着自己去李家下聘。

天可怜见,自古都是南方提请下聘,怎么轮到自己就反了过来。这事情绝对不行,可是耐不住女儿的软磨硬泡。

肖员外,被逼的没办法,也只能寻找媒婆,上门提亲。要说李家也算是书香门第,这李玄不但文采出众,还颇有几分医术。在这城里也算是一个炙手可热,上他家提亲的也有不少,自己去,对方能同意吗?肖员外心里没谱,但是为了女儿也只能拼了。

李玄已经双十,对于婚姻却是丝毫不着急,想自己这个岁数,娶妻生子,说不定孩子都能打酱油了。可是李玄除了读书,剩下的就是醉心医术,对于其他却是不闻不问。

不过,李玄的父母可是早已经等不及了再加上肖员外家,也是名门望族,门当户对,再说了,一直以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什么时候轮到孩子自己决定了!让这小子拖了这几年,在由着他胡来,拿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抱孙子!

亲事很快就这样敲定了,算是大家开心,唯一郁闷的也只有李玄了。为了躲避,李玄干脆选择了后山小院里。美其名曰要用功读书,是不过是为了逃婚罢了,另外还有一点,子时竹林,能否在遇到哪位高人。至于十岁的孩子,那不过是表象,神仙幻化前边无穷,别说孩子,就是婴孩也不无可能。

夜色降临。李玄独自向着后山而去,竹林很大,在竹林里行走,夜风轻浮,更是有着一种莎莎的枝叶碰撞的声音。不时还有几声猫头鹰的叫声。

李玄的脸色有些泛白。这气氛实在是太诡异了。这竹林内到了晚上可是根本就没有人赶来的,据说竹林内也经常会出现游魂怨鬼。可是退却,李玄有不甘心。圣人云,朝闻道夕死可也。不能得见大道自己活着也没什么劲了。

可是很快,李玄的脸色就更差了,他发现自己迷路了,现在不是会不会的去的问题,是怎么走都走不出去!

李玄叹了一口气,活着真的是没有仙缘吧,那就干脆在这里等着吧。

就在李玄闭上眼睛绝望的时候,我走到了他的面前:“怎么这么快就放弃了?”

李玄惊喜的睁开眼睛:“仙师在上,受李玄一拜。”

我愕然,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心里只有一种感觉,乱了,全乱了!话说吕洞宾是我的师父,这位应该是我的师叔才对,可是他现在,对我行拜师礼,不管愿不愿意对方就这么拜了,这个该怎么整?

“李玄资质愚钝,今日得见恩师妙手回春,李玄仰慕恩师,求恩师传授。”不等我开口,李玄再次说道。

我沉默了片刻,微微一笑,灵魂之力释放,笼罩在李玄的身上。虽然不能改变自己的形象,却可以改变李玄眼中的形象。此刻李玄抬起头却是看见的是一位老者在看着自己微微点头。

“为师,有布衣神术,既然你有心悬壶济世,那边传你心经。回去自己修炼,三日后再来寻我。”

李玄还想感激的说两句,却发现自己身体一轻,在看周围,却是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小院之中。

喜欢我的驱魔生涯请大家收藏:()我的驱魔生涯新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