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章 唯死而已

“师叔这是怎么回事呀?”我疑惑问道。月上终南,日走南北,我依旧是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终南道又是怎么一回事?这里自成一片空间,灵力更加的稀薄。而且对玄修者的束缚的力量更加的强大。修炼者只能保持十分之一的能力。根本不适合修炼者。

“呵呵,你能来也是受到了召唤吧!这件事不着急,我这马上就要好了,这可是龙肉呀!你没有吃过吧!嘿嘿嘿!也只有在这终南道才有这口福了。”张果老一边盯着炉火留着口水,一边说道。

“龙肉,现在还有龙吗?”我诧异的问道。

“有呀,倪兄弟有所不知,这龙可不是咱们华夏的神龙,而是西方的肌肉龙。”向问天在一边刷着存在感,两只眼睛闪着光盯着锅里翻腾的肉说道。

“呵呵,你小子到是机灵,好吧今天酒肉管饱。”张果老大度的笑道。

“属下多谢仙师。”向问天连忙鞠躬致谢。

片刻后,一锅肉已经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张果老随手从空间戒指里拿出碗筷摆在石桌上。

这碗筷似乎是乌木制造,通体漆黑还散发着一层金属的光泽。

见我疑惑,张果老笑嘻嘻的说道:“这西方龙乃是上古神龙遗留的支脉。虽然月有着八品实力,但是依旧脱不了凡俗,要吃这种龙肉,就要有乌铁木制造成的碗筷。这乌铁木也是上古物种。吸收底气本性属于金。用这种碗筷吃,特别是龙肉别有一番风味呀!”

所谓无知者无畏。既然来了,也就丝毫没有客气的意思。拿起碗筷就往碗里捞了几块肉。一口咬下,顿时感觉这肉酥软异常。还带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味。等到吞咽进胃里。就感觉道一股热量,升腾而起,所有的疲劳一扫而空,精神也是一震。

短短的几秒钟时间,体内的灵力似乎增长了几分。心里不由诧异。

“呵呵呵!你真以为这终南道,一点补充的方式也没有吗?要不然我们早就输了。这西方龙,吸收天地灵力,就算是在稀薄,他们只要能活着就是一座移动的灵力仓库。对修炼者而言,无疑是滋补的上品。来来来,多吃几块,对了有肉没有酒岂不是缺了意境,小子,把你的醉龙饮贡献出来吧。”张果老毫不客气的伸出手来。

我差点被噎着:“我说师叔,上次你从我这里连窝断了几百斤的醉龙饮,这就喝完了,你当水喝呢?”

“醉龙饮!兄弟你真的有吗?”向问天则是流着口水问道。

我摇摇头,这会要是再不拿出来就真的显得小家子气了。倒不是我舍不得,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这张果老趁着我重伤昏迷的时候,居然直接连窝端,还丝毫不认为这是偷得丫的,师叔有这样的吗?

不爽归不爽,我依旧是从戒指里,拿出上百瓶醉龙饮直接堆在一边:“向大哥,你把兄弟们也喊过来吧。咱们不醉不归。”

既然我出酒了,那这位便宜师叔也别想好过至少肉管够吧!可惜的是我依然相差了。这肉是真的吃不完。

“好嘞,兄弟够意思!”向问天称赞这拿起一块玉牌,在上面注入一丝灵识。片刻后,张果老的院子里就已经站满了人。

人都来了,张国老却依旧笑呵呵的说到:“来今天给我这便宜师侄接风。大家放开了吃喝,肉管够,酒我这师侄管够!”

我顿时有些诧异,难道说这龙肉遍地都是吗?不过很快我就释然了。

将军府邸里,两个仆人,抬着山一样高大的龙出现的时候,我彻底的傻眼了,这别说几十个人,就是几百个人一顿饭也吃不完呀!

这西方龙,躺着都有十一二米的高度,一双翅膀耷拉着没看架势展开来足有几十米长短后腿粗壮,这就是一个长着翅膀的恐龙呀!

向问天打开醉龙饮,很是享受的先问了一下,这才品尝了一小口,接着拿起一块肉塞进嘴里三两下吞了进去,这才如释重负的大喊一声,好爽!

一顿饭吃了不知道多长时间,我只知道戒指里足足有千斤的醉龙饮,最后也就只剩下,一百多斤的样子。而那只西方龙,却也被吃了一半。

人群散去,张果老笑眯眯的说道:“倪歌,你一定很疑惑,终南道的一切吧?”

我点头问道:“师叔,月上中南,日走南北是什么意思?”

“哈哈哈,这个呀?没有什么意思,只是一个时间罢了,你看这天上的月亮,其实并不是静止不动的,他一直在移动,只不过,每过十年,才能走完一个轮回。等到月亮走到最南的时候。不就是月上终南吗?至于日走南北,其实就是指一天的时间。这一天的时间真是终南道开启的时间。”张果老笑着说道。

“师叔,你的意思是说,这终南道只有开启的时候才能进出的话,那我是怎么回事?”我依旧疑惑的问道。

“你是受到召唤,而召唤你的人是这终南道的创造者,自然不会受到这些条件的限制。这还想不明白呀!”张果老笑着说道。

“我来能做什么呢?”我有些后悔自己的选择,要真的是十年后才能回去,那就玩大了,回去自己的儿子都长大了。

“你来自然是要当兵打仗了,既然你到了我这里别说师叔没有照顾你呀,给你一个小队。都是九品级别的。嗯上个星期这小队遭受重创,现在只剩下二十八人,你去统领他们吧。”张果老毫不客气的说到。

我没有答应,而是直接问道:“师叔,怎么出去。”

“从大门出去呀!你难道想吧师叔的房顶掀了飞出去!”张果老明知故问的说到。

“怎么离开终南道?”我只能再次明确的问道。

哦“办法有两个,第一个就是十年后,终南道再次开启有一个轮休的名额,师叔可以帮你争取一下。第二个,就是去杀敌赚取功德。这是功德积累玉牌,也是通讯器,你拿着吧。对了一千功德你就能够升到百户,一万你就可以向我一样了。想离开用功德随时都可以离开。你师父那个老不羞前不久就是这样出去了一趟。”张过来说道,挥挥手示意我离开。

我感觉到自己似乎被人当枪使唤了,可是我还不能拒绝。首先我没有办法离开。处在这样的环境,就必然要参与。其次这场战争是神学与玄学之间的对弈,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打,可是作为华夏的一份子,我也只能参与。

出了将军府,就有人领着我,向着营地的东南方向走去。直到一处院子门口,引路的人才离开。

我迈步走了进去,就见到院子里站着二十八个玄修者一个个,神情古怪的看着我。

“你就是我们的队长,一个新来的,看你的实力也就九品初阶的实力。要是你要只会我莽虎,那就拿出你让我钦佩的实力。我们虽然败了,却依然不是随意可以侮辱的。”

队列里一个肌肉很是发达,脸上一圈络腮胡子,很有几分猛张飞形象的玄修者说道。

其他人没有说话,但是目光里的质疑也是毫不掩饰的。

“诸位,其实我真的不想当你们的队长,可是我来到这里,想要离开就必须要有功德才行。依靠我一个人自然不行,以后我们需要合作,作为战友,我可以吧后背留给你们吗?”没有理会莽虎,我站在他们的面前顶着他们的质疑问道。

“合作不是不可以,但是队长的能力必须是最出色的。你有什么能力。我们不会为了你所谓的功德,而去拼命。”队列里,另一个穿着长衫显得文质彬彬的人说道。

“费强兄说的对,你想要俺们拼命就要拿出我们能够追随你的实力。”莽虎在一边赞同道。

费强则是微微一笑。这一次虽然惨白,可是队长的职责空缺了下来,凭借自己的实力与队伍里的威望,原本这个队长的职位应该是自己的,可没想到凭空多了一个新来的,而且一来就抢了自己队长的位置。

“哦,话我已经说过了,现在展示你们的实力吧!一起上。”我背负双手。昂首挺胸,显得十分的倨傲。这些家伙依靠嘴皮子是完全不可能让他们臣服的。只有拿出他们敬畏的实力。当然这也要把握好分寸,毕竟往后的日子,恐怕很长时间都要在一起并肩战斗。

“嚣张!一起上!”费强微微有些发怒,一个只有九品初阶的家伙居然要一个人对付二十八个人,这是怎样的一种嚣张。既然自己打脸,费强想不出任何的理由拒绝。

嗡!空间忽然一震战斗。费强的心思顿时变得冰凉。忽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居然白困在一片黑暗之中,四周都是墙壁。费强所使用的的法器也在这一刻忽然失去了光彩。

“俺服了!队长放俺出来吧!要是上一次有队长在俺们也不至于输了!”莽虎忽然说道。

喜欢我的驱魔生涯请大家收藏:()我的驱魔生涯新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