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 小气的镜儿

安德鲁一阵愕然,这些话不是应该自己对这个卑微的东方人说的才对吗?可惜事情似乎并不是按照自己的预想在发展中。

吼!在安德鲁的魂念消散的一刻,一声怒吼从地下传来。整个大厅都在哗啦啦的颤抖。

唉!“我叹了口气,单手晕住灵力一掌印在脚下的封印非战争。法阵忽然散发出一阵红色的光芒,妖异的鲜血沿着阵法的图案迅速的蔓延,不一会就将整个阵法覆盖。再加上灵力的加持,隐隐泛着一层紫色的光芒更是让阵法充满了迷幻的色彩。

这效果居然出奇的好,原本我只是打算加固,没想到,既然让这阵法恢复如初甚至更加坚固。就好像影响结合,或者说这本来就是一体的产物。

我有些惊讶的看你这阵法。同时对神棍安德鲁额表示同情。原本我没有打算这样做的。这是真的。

康斯里躺在床上却睡不着,旁边美丽而年轻的胴,体也引不起他丝毫的兴趣。只能在一边独自入睡。

康斯里拿着一本杂志,心不在焉的翻着,十二看看窗外的夜色。不知道那个东方人是否还活着?

康斯里倒不是为了对方的生命担忧,只不过这一次尝试是家族代价最小的尝试,那个东方人如果失败的话,那么康斯里家族就要换成教廷附庸家族的名字了。所有的财产包裹家族所有的人,都要收到教廷的制约。

这和卖,身,没有什么区别,自己得不到任何好处,卖。身的钱也只能让第二个得了便宜的数。

“睡不着吗?”一道熟悉的东方口音,忽然出现在康斯里的身边吧安德鲁下了一跳。扭过头才看见,自己刚才还在心里想的东方人居然就坐在床边的沙发上看着自己。

“上帝呀!你是怎么进来的,这里可是四十二楼!怎么样,学校的事情怎样了?”康斯里一连串的问出了自己的问题。却被我打断了。

我挥挥手,笑着说道:“作为伯爵,急切的有些失态了。事情已经解决,等会你把老教堂封锁了,吧里面的地面重新铺一遍就好。不过不可以再用来传教,当然你要怎么做随你,我该告诉你的也说了。现在到了你兑现承诺的时候了。”

康斯里心里一喜,旋即又迟疑的问道:“我怎么相信你已经解决了呢,这总要经过一段时间的验证才可以吧!”

“你想反悔吗?我可以告诉你,你身后的教廷,是靠不住的,为了你,他们不至于开罪一,名华夏的天师。我介意让你和你的家族彻底毁灭。”我的眼神瞬间变得冰冷。杀意自然而然的散发出来。

康斯里的确抱着这样的心思。不过在感受到那淡淡的杀意的时候,康斯里赶忙起身穿好衣服,非常礼貌的鞠躬:“感谢您的帮助。我这就给你关于石碑与铜灯的资料。”

康斯里的确有着想赖账的心思,毕竟 不是小数目呀!两千万法郎虽说在家族里也不是多么困难,可省一点是一点。中国不是有句俗话吗,卸磨杀驴,再说了这个东方人早晚要回华夏的。

虽说康斯里也并非是没有经历过风雨的小白,在巴黎坐在家族族长的位置上杀人他不是没见过反而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可就是因为经历的太多,康斯里感受到眼前的这份杀意,瞬间就感觉自己置身于汪洋的血海之中,而对方就好像一尊魔神一般,只需要一根手指就可以将自己和所在的小船捏个粉碎。

天师意味着什么,普通人或许不明白,康斯里却是有所耳闻。一个天师的存在相当于教廷的大祭司。整个法国也只有一个大祭司而已,这还是在一次酒会上,康斯里在教皇语文是的不远处偷听来的。

得罪一个天师,的确会让自己万劫不复,这点钱财就显得微不足道了。于是康斯里非常的配合。将一份文件递了过来。

“尊敬倪先生,这里面是关于铜灯和石碑所有的资料,这还是十年前,那个死人坑被发现以后,我让家族做的调查。这铜灯的确来源于东方,不过确实中世纪的传教士带回来的,根据史料记载。当时共带回来十二个。一个最为圣灯在耶稣的手里,耶稣走后铜灯被奉为圣灯从此下路不明。不过根基我们的调查很可能在英国的教皇手里。在法国,大祭司的手里也有一个,死人坑的这两样东西,是教廷专门放在博物馆里的他们称之为不祥之物。”

康斯里说的很诚恳也很细心。一双眼睛眼巴巴的看着眼前的东方人。对方的实力不容置疑,现在的康斯里只盼着能够给对方一个好印象,至少以后康斯里家族可以多一个选择。

我点点头,看向康斯里,:“好了,还有呢?”

对于康斯里说实话我真的没有什么好印象。这一次不过是顺手罢了,至于呢个支持多久,就看康斯里会不会自己作死了。

康斯里赶紧走到保险箱,打开,心里面拿出一张黑色的卡片:“尊敬的倪先生,这是一张瑞士银行的会员卡,里面的存款最低金额是五千万法郎。请您收下。”

康斯里的忽然转变让我颇为惊讶。不过也没有在意,接了卡片起身向着窗外一跃而下。

康斯里过了半响这才伸长脖子现场外张望了一下,脑门上全是汗珠。

毛雪莹已经熟睡了。艾丽斯就在他的身边依然是一副女汉子的标准睡姿。我想这位一定上辈子是个汉子,要不怎么会如此的奔放。

艾丽斯住的房间很普通赶不上皮特的。只是一间普通的民居,两室一厅。皮特睡在另一间卧室里。

而我则只能在客厅里休息了。已经是接近黎明的十分。我坐在窗口,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啤酒一边喝着一边看着窗外的景象。

“倪歌,事情怎么样了?”皮特打开门看见我在客厅里立刻问道。

“没事了,你怎么没睡?”我问道。

唉!皮特叹了口气说道:“自从我拥有了现在的身体以后,我就没有睡过,确切的说我不敢睡。没有大脑我就会饥饿。刚开始的时候,我抗拒过挣扎过,可当我看到人就想扑上去的时候,你知道我的心里是多么的恐惧吗?”

我听着皮特的话,并没有作声。皮特这个人,除了刚开始想要拥抱毛雪莹让我郁闷以外,相处的这段时间,给我的印象还不错,至少这个人并没有什么坏心思。

此时的皮特不过是想找个人诉说罢了。相信皮特一直以来也没有或者说不敢告诉其他人。

“倪歌,谢谢你,给我了希望。不管怎样我都会坚持现在的方式,我不想死,就要接受。当然有一天你真的可以帮我,那我就决定道华夏去,那里一定是一个神秘的国度。”皮特感激的说道。

“会的,皮特,相信我 ,这一天不会太远,或者你会和我们一起去华夏,对了还有艾丽斯。”我拿起啤酒晃了晃微笑说道。

凌晨时分,毛雪莹享受着皮特买来的早餐依偎在我的怀里。笑脸如花。

“唉!我说你们,大早上的就不要到处撒狗粮了。我真的是开始嫉妒了。”艾丽斯说着话眼睛看向了皮特。

皮特晃了晃肩膀,并没有说什么。此时的皮特并不能给艾丽斯任何的承诺。

“皮特不如我们也结婚吧,去东方结婚,像莹一样。”艾丽斯却是大胆的靠近皮特说道。

皮特却将目光看向我。对于爱丽丝,皮特的确很喜欢可是因为自身的缘故,却不能在一起。内心很矛盾,想在一起却知道没有结果,此时终于有了希望,而唯一的希望就在我身上,自然会看向我。

“好呀!到了华夏我给你们办一场东方的婚礼。以后干脆就住在华夏。”我笑着说道。

皮特也笑了,估计他很久都没有发自内心的微笑,木管看向爱丽丝:“好的,等倪歌和莹回来后我们一起去华夏,我们可以在东方的大学里继续学习,一起生活。”

艾丽斯站了起来,一脸不愤慨的说到,“老娘嫁给你,瞧把你给吓得,用的着这么僵硬的笑容吗?”

哈哈哈!我和毛雪莹见状忍不住笑出声来。就连当事人皮特也在嘿嘿的笑着。旋即爱丽丝也笑了起来。房间里充满了笑意。

剩下的日子,我和毛雪莹离开了巴黎,去了兰斯看过教堂走过香槟大道。去过葡萄酒的庄园。一切都是风平浪静,显得十分的安静惬意,法国的风土人情也让我体会到自己似乎有些偏激了。

任何地方都有蛀虫。可大部分都是凡人内心的善良却是朴实无华。

不过,作为华夏人,归属感依旧是华夏。华夏延续了几千年的文明。华夏人更是有着强烈的归属感。可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的华夏人都是如戏,岛国入侵的时候,不是有百万计数的汉奸。这在什么朝代都不会缺少。

喜欢我的驱魔生涯请大家收藏:()我的驱魔生涯新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