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活死人之城 下

这片宿舍区因为是聚阴之地,应该有很多鬼魅才对。按理说,这里面不可能住人。如此阴邪的地方居然作为宿舍区,想不出事都难。问题是,这片区域,居然是最近才出事这就让我想不通了!这三才阴煞阵至少也有几百年的历史,怎么可能现在才出事,而且这里的阴煞之气也并非多么浓厚。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是常理。这里的一切都不寻常,这就让我困惑的地方。另外之所以让康斯里单独放,眉心有红痣的人进来,是因为这样的人属于阴煞之体。这样的人如果吸收了阴煞,就会变成邪魔。

能够称呼其为魔,就代表着另一层的境界。这种邪魔虽然是最低等级的却也堪比尊者境界。并非什么邪魅可以相比的。

夜色渐渐浓郁,月亮显得十分朦胧,就连星光夜入米粒大小。这样的夜空比起家乡月明星稀的景象真的是两个世界一般。

康斯里始终在书社区外等待着。不知道这位东方人是否可以解决这里的事情。不过却不是为了那位东方人安危着想,而是这一片宿舍区的事情很可能会影响整个耶鲁大学是否能够存在。

至于那位东方人,康斯里虽然惧怕,却并不会多么关注,能够用钱解决的人,需要过多的关注吗?事情解决了,只要他还有命在那么就给他钱,以后或许还会用到。若是没有出来,那自己只有再去教廷直接去请求尤文思出手了。不过尤文思虽然不要钱,却会吧康斯里家族全部的产业都会划到教廷的势力范围,这种代价是康斯里没有办法接受的,也不能接受。

正在康斯里焦急的等待中,夜色已经完全笼罩大地上,宿舍区早已经如同一座鬼域,路上空荡荡的就连执勤的警察也忍不住依靠在车上稍微的休息片刻。周围安静的只剩下,风吹动树叶的莎莎声。

“鬼天气!”负责看守的警员彼得抱怨了一声,带着羡慕的看了看躲在车里打瞌睡的搭档,点燃一根烟。

啪嗒!啪嗒!从远处传来一阵清脆而有节奏的脚步声。一个穿的如同中世纪修道士,浑身被一剑风衣遮掩的严严实实的人影,缓慢的走了过来。

“站住什么什么人?”一根烟还没有抽进肺叶里,彼得就看见了这道从远处而来的身影,立即警惕的一脚踹了踹车里的搭档,同时掏出手枪严密的戒备着。

人影没有回答,依旧向前不急不缓的走着。脚步声如同催命的鼓点,每一下似乎都踩在了彼得的心跳上。

“站住,在不站住我就要开枪了!”彼得拿着手枪,瞄准了对方。脑门上已经全是汗珠子。

前面的身影并不算是健壮,相反显得很瘦弱,看身形像是一个女人的身体。可就是这样一个平时可以一拳解决的人影,却让彼得浑身颤抖,似乎一种原始的恐惧没来由的占据了自己全部的心神。

“彼得怎么了!”扎克从车上跳下来,一副心不在焉的问道,不过在扎克看到拿到正在走来的身影时,眼睛瞬间变得凌厉,掏出手枪和彼得站成一排。

啪嗒!啪嗒!啪嗒!脚步声依旧没有停下。

彼得和扎克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

刷刷刷!十几道光柱找了过来,这会闹出的动静已经让周围的警员,彻底的消失了睡意,一个个瞪大眼睛看着吗不知死活一步步靠近的身影。

“砰!”彼得朝天放了一枪。枪声响起,心里也有了一点底气,再次喊道:“这是警告在先前一步,就要开枪了!”

身影没有丝毫的停顿,依旧一步步的向前靠近着。啪嗒啪嗒的脚步声,让彼得感觉到心跳似乎都要停止了。

“砰!别废话了,先灭了丫的!”扎克勾动扳机,一脸的狰狞。

扎克的枪法一项很准,子弹绝对击中了对方的额头。彼得甚至看见一蓬雪花飞溅出来。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只要对方是人类就一定会死的通透了。

可是片刻后彼得与扎克同时睁大了眼睛。

那声音没有倒下,只是晃了晃,向后退了一步,紧接着就在黑夜里静静的站立。灯光也在这个时候打在黑影的身上。

一身黑色长袍,将整个身体包裹的严严实实,连衣帽子非常的宽大,将整个脸遮挡的只剩下一个下巴。一张嘴微微翘起,似乎拉扯出一丝微笑,却让人感觉到从心底里透出丝丝的凉意。

彼得与扎克不由自主的再次后退一步。握着枪的手不断的颤抖着。当警察也有十几年了,和匪徒搏斗,枪,战,他们从没有退缩过,可是今天,他们却感到恐惧了。

你见过一个脑门中弹而若无其事看着你微笑的人吗?

噗!扎克的额头忽然飞溅出血花。几乎连反应都没有直接倒在地上。

“扎克!”彼得疯狂了,可是他不知道扎克到底是怎么了!面前的人并没有任何动作,可扎克却像是中弹一样直接倒在地上,连白花花的脑浆都飞洒出来。

彼得转过头,一脸疯狂的向四周张望,他要找出那个敢向扎克开枪的人。

就在这个时候面前的人影忽然动了,伸出一双惨白袖长的手,缓缓的抬起,撩起帽子将整个脸露了出来。

这是一张什么样的脸!就像是始终被一团迷雾包裹着,看不真切又似乎让人印象深刻。眉宇间一刻猩红如血的痣更是分外醒目。

彼得退缩了,因为恐惧退缩了,他想起来那个神秘的东方人曾经交代的,如果遇到一个眉宇间有红痣的人放他进去。

虽然,彼得感觉到,扎克就是因为眼前的这个魔鬼而死亡。可是彼得也生不起任何报仇的心思。感觉像是站在山脚下,仰望这山峦。人怎么可以和高山对抗,就算是挖山脚,仅仅凭借一双手?可能吗?

黑袍人看着彼得,眼神妖异,裂开嘴再次微笑。

他的嘴没有帽子遮挡让彼得看得真切,那张嘴非常大,嘴角甚至可以让整个头颅分成两部分。

彼得后退了两步浑身颤抖,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上。

啪嗒!啪嗒!啪嗒!黑袍人却再也没有看他一眼,缓缓的朝着宿舍区走去。

灯光几乎是一路跟随,直到十分钟后,再也看不见黑袍人的身影,这才有其他的警员跑了过来。

康斯里一直都在看着,浑身颤抖,却一句话也不敢说甚至鄙视自己为什么心跳的那么厉害。知道黑袍人消失,这才松了一口气。

“果真有眉宇间长者红痣的人出现呀!那个东方人是怎么知道的,难道!”康斯里刚刚闪现出一个年头有瞬间熄灭了。不管怎样对方或者这个黑袍人都不是自己能够招惹的起的。

头疼的事情应该交给专业的人去做。就让那个东方人去头疼吧。想到这康斯里决定不再守候,他已经想通了,大不了就归顺到教廷旗下,虽说家族会因此失去主动但也比覆灭的强。

醉龙饮的香气非常浓郁,我仰卧在屋顶上,翘着腿,显得有些无聊。能不能姐姐问题,并不是今天晚上就能解决的,我只是再等,等你那个眉宇间有红痣的邪魔出现。

置于剩下的,关键都要在邪魔出现后才会有进一步的线索。

灵魂领域早已经展开。对我来说多小心都不为过。黑袍人从出现的时候,我就已经发觉,不过却没有去阻拦。

死的又不是华夏人,对我来说就更无所谓了。再说了,我已经提醒过他们。至于康斯里我就更不会去操心了。那个老滑头和我不过是一场交易,我的角色说出来实在是有点憋屈其实就是一个拿钱干活的打工仔。

不过这也没有什么,耶鲁大学里隐藏的秘密才是我最为好奇的,在加上与毛雪莹有些关系,就算是没有康斯里回来我也会解决的。和康斯里的交易不过是搂草打兔子顺带罢了。

夜色依旧很浓郁,在机上这里空无一人所有的灯光都是熄灭的,周围安静的让人浑身不自在。

黑袍人走到十七号宿舍,抬眼向上看去,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看着。

我依旧仰卧在屋顶,拿起酒瓶狠狠的灌了一口。坐起身来语气平淡,就好像遇见了朋友般说道:“来了,那就上来吧!”

黑袍人没有动,眉宇间的红痣却散发出一股妖异的光芒。四周像是置身与血色的汪洋里,一阵阵灵魂的哭嚎神此起彼伏。

“唉!”我叹了口气,依旧坐着望向天空:“现在想要找一篇纯净的天空都是那么的难呀!”

只是一句不相干的话语,黑袍人却是动了,直接在原地消失,接着又出现在我的面前,一双眼睛毫无感情的看着我。

这不能说是一双眼睛,说是装饰物还差不多。这双眼睛就好像在岸边搁浅的鱼被,干枯,死后的眼神,虽然空洞却有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怨念。

我晃了晃手里半瓶醉龙饮,笑着问道:“是不是想喝一口?”

喜欢我的驱魔生涯请大家收藏:()我的驱魔生涯新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