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 乱葬岗上

莫离的眼睛越发的通红,甚至该泛出了红色的光芒,一张脸没有平日的嘻哈,有的只是一种疯魔般的狂热与贪婪。我甚至可以感觉到莫离盯着我的头颅,不自觉的流着口水。

“该死!这货中邪了!”我郁闷的 抱怨道。

莫离却并没有给我过多的考虑时间,另一只龙爪,顺势抓了过来。

此时已经再也没有别的办法,我只好一咬牙,另一只手迎着莫离的龙爪抓了过去。体内更是疯狂的运转天魔丹。

噗!犹如击打在棉絮上,没有丝毫的着力点。

一股非常奇特的能量,在接触到龙爪的一刻,顺着手臂直接涌进了天魔内丹。天魔丹似乎一下子兴奋了起来,根本就不需要我的控制,自行运转起来。

“啊!”莫离原本狰狞的脸色顿时显得痛苦异常,一声惨叫,整个身体迅速的向后退去,连带着我也跟了上去。

天魔丹的威力似乎比起以往还要强悍许多。如同双面胶,将我和莫离紧紧的连在一起。

莫离只是退了一大步后边再也没有了力气,整个身体像是泄了气的皮球瘫软在地。脸上一会狰狞,一会痛苦,可怜兮兮的看着我。尽管如此,莫离却是没有说一句话。

“兄弟,我控制不了天魔丹,你想想办法!”看着莫离痛苦的表情,我一时间晃了神,心里就好像被人一把捏住,直接揉的粉碎般疼痛。

“老大,对不起,族长诱惑我!他是魔龙!”莫离嘴角强扯出一抹微笑却比哭的还难看。

“别放弃,莫离,坚持住。雨殇,朱由检!出来,出来帮我!”情急之下,我召唤起雨殇与朱由检。

这俩是出来了,可是看到眼前的一幕不与自主的向后退去。

“快,快帮我把莫离分开!”我焦急的怒吼道。

朱友家叹了口气,张张嘴且美誉说什么,越没有向前。雨殇则是看着我平淡的说道:“很危险,我帮不了你!”

我的心彻底冰凉起来。一咬牙噬魂剑朝着自己的手臂劈砍而去。

嗡,一股大力从我的手臂上弹起。噬魂剑被震得嗡嗡作响却无论如何也砍不下去了。

“老大,天魔丹好像有灵智了他应该是积蓄力量想要吞噬你,你要小心。”莫离的声音越发的微弱起来。身影也开始慢慢的变淡。

这是要魂飞魄散的征兆。我哪里会看不出来,心里更加的着急。既然外力不行,我干脆闭上眼睛,运转灵力全力的朝着天魔丹冲刺。

天魔丹在灵力的冲击下,速度果真缓慢了不少。这下子我心里一阵激动只要能够让天魔丹再次恢复管控,那么这一场危机也就算是过去了。唯一让我担心的是,莫离能不能挺过去。

天魔丹一直以来都是以辅助的手段帮助自己的修炼,在尚海南山,独站群雄的时候,天魔丹可以说居功至伟,后来经历过一系列的变故,天魔丹夜游原来的黑色变成了现在的乳白色。

虽然曾经听地藏说过,天魔丹已经炼化里面没有灵魂。可现在是怎么回事?哪怕是一丝神魂都难以抵挡吗?

几乎是下意识的,灵魂意识已经开始接触天魔丹,忽然发现,天魔丹已经变成了浅红色,就像是一个微型的心脏一般在跳跃着。虽然我不知道这里面孕育着什么,但给我的感觉很不好,特别是那红色在不断的加剧变换,让我甚至有了一种危机感。

我从天魔丹的身上找不到任何平和的感觉,相反,我感觉到,烛火刚刚点燃的时刻那股强大的怨气。

很显然,莫离身上就是被这股怨气包裹。也是他迷失本心的根本原因,最让我想不到的是这股怨气似乎颇为和天魔丹的胃口。 居然脱离了掌控!

天魔丹似乎对于我的灵识颇为抗拒,灵识刚一接触,天魔丹便剧烈的颤抖起来似乎在挣脱枷锁想要逃离的模样。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也正是在这个时候莫离终于脱离了我的身体,软软的跌倒在地,只是整个身体都变得虚幻起来,这一次差点就真的魂飞魄散。

可惜,此时我已经没有时间去安慰莫离,天魔丹想要脱离掌控,这怎么可能让我接受。这东西是大机缘,有了它就等于开了外挂一般,拥有使不完的灵力。

咚咚咚!连续的撞击,让我差点一口老血喷出,就连脑袋也疼痛的要命。这可是灵魂意识之间的对抗,稍不留意就可能让自己变成白痴,更别说能够继续修炼了。

情急之下,我一声冷笑。对于天魔丹我一直都是戒备着。天魔丹的力量非常大,这种力量让我有些难以割舍。几乎遇到事情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天魔丹。可是相比较自己的小命来说,天魔丹似乎又变得微不足道。为了防止天魔丹的反噬,我一直在留意。

特别是镜儿见到天魔丹的表情,还有天魔丹在静儿手里乖巧的样子。这也是我敢于将天魔丹留在自己身体内的原因。

不过,静儿的身份特殊。来历也很诡异。有几次被人识破后都对静儿有着一定的危险。所以我只是下意识的避开了静儿。

此时天魔丹即将脱离掌控我才忽然想到了静儿。

镜儿出现的第一时间,果然,天魔丹一下子就恢复了安静,就好像一个乖宝宝一样一动不动。

“爸爸!瞌睡!”镜儿已经有十岁孩子的模样,穿着可爱的公主裙,一脸憨态的揉着眼睛委屈的说道。

“静儿,你不是一直想要天魔丹吗。爸爸送给你可以,告诉我你要天魔丹做什么?”我一把抱起静儿,问道。

“吃呀!里面好像有很好吃的东西。”静儿笑眯眯的说道。口水都流了下来。

“好,爸爸给你,不过爸爸自己拿不出来,你自己拿好吗?”我笑着问道。

静儿在我说话的功夫小手一伸,直接穿过我的胸膛将天魔丹拿在手上,接着像是吃糖一样一把将天魔丹扔进嘴里像是吃糖一样不停的允,吸着。

好吃吗?我问道,眼睛里却依旧有些郁闷。这么一场劫难,就这样简单的处理了,早知道就直接喊静儿出来完事了。

看看时间,已经过去两个小时的时间了。凌晨三点,正是一天里最为黑暗的时候。

我直接坐电梯,到了楼下。既然要做就做个干脆,这个时候我对铜灯开始产生可浓厚的兴趣。里面如果是一只毒龙的话,那正好,替莫离报仇。如果不是的话至少,也是一件法器。

损失了天魔丹,我的心里已经是极度比平衡。静儿赖在我的怀里不肯离开。一米三四的个子出落成一个小萝莉了却一点也不知道避嫌。对此我也没有好的办法,干脆把它放在肩头,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向卢浮宫。

卢浮宫的距离并不远,灵魂领域完全可以覆盖。进入卢浮宫并不算困难,至于里面的安保措施完全可以忽略。

这个点,保安都在打瞌睡,走在卢浮宫的的展览过道里,一边走,一边带着静儿浏览着旁边的艺术品。

不过这些老外的油画说的在怎么美轮美奂,我也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好的。甚至连静儿都觉得很无聊。

静儿忽然,来了精神,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一个方向紧接着,主动跳下我的肩膀。身影一闪就消失不见。

不好!我暗叫一声,身影一闪追了过去,可惜依旧晚了一步。

铃铃铃!急促的警报声也是随之而起。

镜儿一手拿着一个铜灯,一手拿着一块石碑,一张笑脸笑的像是盛开的花朵。丝毫也没有理会刺耳的警铃。反而见我过来,迅速的将两个东西抱在怀里一副我要跟他抢的的架势。

唉!我叹了口气,这算是家贼难防吗?不过这两样东西对我的确很重要,至少我也要看看才心安。

“静儿咱们先离开这里吧!”我一把拉住静儿迅速的消失。

卢浮宫内保安纷纷从警卫室里冲了出来,等跑到跟前却是一无所获。一时间,人影晃动,闹腾到天亮,就连警车也在卢浮宫的大门口排队。

乘坐电梯来到十六楼,随便找了一间房间。在里面坐定。

静儿像是犯了错误一般,表情委屈,却又倔强的撅着小嘴。这让我不禁一阵好笑。故意绷着脸说道:“拿过来!”

静儿往后缩了缩,手里把铜镜和石碑抓的更加紧了。一脸未取得模样可怜兮兮的看着我。

我噗嗤一声乐了:“好了,别护着了,我不要,我只是要看看这两样东西。”

静儿这才狐疑的看着我,一双眼睛忽闪忽闪的像是在问,我可以相信吗?不会像天魔丹一样要过好久才可以给我吧。

“给我,铜灯我要先用一下,之至于石碑我只想看看。你总不能看都不让我看吧!不管怎么说你也喊我爸爸呀!要布你想要什么我和换也可以。”我无奈的说道。

“那好吧!”静儿撅着嘴巴说道,显得十分的不情愿。双手举起,将铜灯和石碑放在我的面前。

喜欢我的驱魔生涯请大家收藏:()我的驱魔生涯新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