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铁头的艳遇

“唉!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有何担心,不过你这番准备到是高明,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让我身边的这位着了道的。”我叹了口气淡淡的说道。

其实也不是我已经放弃,而是我已经有了主意。

“哈哈哈!好一个生死有命,现在我对你真的是越来越欣赏了。尸仙,就是在尸阴宗也是万年难遇。你有这个潜力,作为我以后的尸傀,我让你死的明白。你看见桌子上那些酒菜了吗?不妨告诉你,如果你带来的是尊者我到是真的有些忌惮,不过你带来一位魔魃,这简直是一件大功。要知道我周家就是玩尸体的。什么样的死人我周家没见过,就算是魔魃在上古也并非是稀罕。只不过到了末法时代,这些东西出现的概率降低了罢了。 对于这些东西我们怎么会没有应付的办法。”

周天德兴致盎然,滔滔不绝的说了一大堆。穷却没有内心听他讲下去,干脆打断问道:“酒菜里是放了迷药吗?”

“不错,可以说是迷药,不过只对死人起作用。现在你的尸傀朋友正在自己的世界里享受着无以伦比的快乐,怎么样,你也来吧!或者你跪下来求我给你一个痛快。”周天德毫不掩饰的回答道。

“唉!”我再次叹了口气,迎接着周天德洋洋得意的木管缓缓的说道:“知道吗?你废话太多了。现在受死吧!”

就在我话音落下,原本痴痴傻傻的朱由检,一声怒吼,身影如电眨眼睛就冲到了周天德的身边。

这周天德惊讶的张开嘴巴反应倒是布满几乎是本能的瞬间就打开了自己背后的棺材。

棺材里的女人忽然睁开眼睛。一双玉手轻轻抬起。

砰,犹如金属撞击在一起的声音。甚至还有火花在两只手掌间迸发。

朱由检停下了脚步脸上现出一丝狐疑。那那棺材里的女人确实直接向后飞了出去,一只手软绵绵的垂下。

“灭杀!给我杀了他们!”周的天连滚打趴很是狼狈的跑了回去,刚喘了一口气,就气急败坏的喊了起来。

不过除了她身边时十几位长老,纷纷打开背上的棺材放出了自己身上的尸傀以外,九转煞阵里的棺材依旧只是不断的颤抖着,却没有多少变化。

“阵法都不知不好,你们是想遭受家族的怒火吗?”周天德见状大怒。这一次原本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自己只不过上去欣赏一下一个人面对死亡那种恐惧的享受,没想到差点就把自己给折了进去,这让周天德如何的不怒。不过他依旧没有忘记对面这两个尸体有多么珍贵。补充道。

“别打烂了!我要完整的尸体。”

“草!你视朕为何物,贱民受死!”正在与朱由检的尸傀对峙的朱由检那受过这等窝囊气!平日里都是众星拱月,就算做了流亡皇帝身边依然不少自己的追随者,什么时候居然被当做货物般点评,这次是动了真火。

当下朱由检飞身跃起直奔周天德。

嗖嗖嗖!连续几声划破空气的气爆声传来。周天德身边的纷纷祭出自己身边的尸傀居然最低的都是飞尸级别。

这飞尸已经与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身体各方面都很柔软,不过智力却只相当于三五岁的孩子,在飞尸之上就是尸尊了!周天德所持有的的就是尸尊。不过确是只差一步就可以晋级尸仙的存在。也因此可以挡住朱由检的一击而只是轻伤。当然这也是朱由检并没有拿出全部实力的原因。

面对这些不只是活的尸傀,朱由检有了上次的教训自然是恼羞成怒,直接就用上了八成的实力。

轰!一声巨大的轰鸣。当先冲到朱由检面前的尸傀瞬间被轰成了碎肉。

令人诧异的是,这么巨大的冲击力,居然只是伤害了一个尸傀,其余的尸傀站在地上,就像是旷野里被风吹的野草虽然左摇右晃却是没有个倒下。

“咦!”朱由检疑惑的出声。没想到自己出山后第一次出手居然没有任何收获反而处处制肘,这让朱由检傲慢的心态也不由的收敛起来,脸色第一次显得凝重。

“倪歌,你要是打算一直这样看着,那我就也看着了!”

让我没想到的是朱由检第一句话居然是威胁我的。原本还以为这货会好奇的长嚎一声,然后入猛虎下山之势猛冲猛打,结果却换来怎么一句。

明知道这是朱由检威胁自己,不过心里也明白朱由检应该是感到棘手。要不然以他的性子绝对不会如此的示弱。

我微微一笑:“他们用的是合击阵法,既然你让我出手,那就准备杀戮吧!”

话音落下,手中一把铜钱飞起,在灵力灌注的情形下,就像张着眼睛一般直接飞向周围阵法节点上的僵尸额头飞去。

“九煞,九阴,本是同根。阴阳互转,生生不息!九转阴阳煞,阵法起!”咒语落地,我半跪在地上拼劲全力狠狠的按向地面。

轰隆!又是一声巨响,地面直接鬼裂开来。一个个散发着强烈灵力的石头露出地面,阵法中的尸傀一个个睁开眼睛,冷漠的盯着中间操纵阵法的周天德等人。

“啊!怎么可能,我失去与尸傀的联系了!”

“族长,阵法失去控制了!”

周天德的长老团顿时乱作一团。到现在他们都想不明白这祖宗留下来的阵法怎么突然就不灵了,甚至还出现尸傀失去控制、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尸傀的反戈。这些尸傀受到魂印的影响,一直以来被压制着凶性。当他们获得自由的时候第一个要杀的就是自己的主人。

这倒不是魂印的反噬,而是僵尸的本性。

在民间,有些极阴之地如果被误埋了死人。那么这个死去的人就有可能转化为僵尸。僵尸出土的时候,并不会去霍乱外界,而是会在第一时间去寻找自己的亲人。这并不是玩笑,也不是僵尸多聪明。而是人类的特性。在一个人孤单的时候,肯定会找自己最亲近的人来陪伴。

僵尸也是如此,不过僵尸刚出来的时候只是人僵的初级,所以依旧保留着身前的记忆,本内能的去寻找自己的亲人。而且因为昼伏夜出的关系,他们每晚上支出去一次,并且将自己最亲的人杀害。如此往复,用不了多久,僵尸因为无人可找会蛰伏一段时间。等到再出来的时候人性全无,几乎只要是活的,都会引起他们凶残的杀戮欲望。

仅仅如此还不会让这周家的长老们慌乱。真正让他们陷入绝境的是九转阴煞阵法的失控。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赖以生存的阵法居然会被我给夺取。

其实这也是巧合。在我看见他们运转阵法的时候,自然是全神戒备,不过当看到阵法运行的时候,却感觉到这九转阴煞居然和九阴离魂阵法如出一辙。在利用灵魂领域隔绝那餐桌上的酒菜对朱由检影响的同时。我也在仔细的查看这阵法的节点。对比之下更加的确定。这才有现在的一幕。

“哈哈哈哈哈哈!好!受死吧!”朱由检见状更是开心的大笑起来,五指成爪再次冲杀而去。

这一次在无阻碍~!

周家长老想要操控自己的专属尸傀上前利用合击阵法阻挡的时候,周边的九转阴煞阵法忽然运转,节点上的尸傀也会在这个时候发出凶残的攻击。

甚至在这个时候,我总会放出一些节点上的尸傀。这些尸傀一得到自由,第一时间嘶吼一声,直接冲向自己归属的长老!

啊!啊!惨叫之声连连响起。十几只僵尸扑进毫无准备的长老群里。纷纷用嘴撕咬起来。那些落在僵尸手里的长老疼痛难忍,顿时大声惨呼起来。

周天德,一咬牙,猛地一拍自己身后的棺材盖。“雨殇回来。”

不远处正在阻挡朱由检的女僵尸迅速的飞了回来。一闪身进入水晶棺材内。

周天德顺势将棺材盖上怒吼:“我周家生死存亡就在此刻,周家儿郎,我们拼了!”

跟随的长老见状,一个个等着猩红的眼睛,叫回自己的尸傀,咬破舌头,猛地喷洒在这些尸傀的额头。

吼!这些被舌尖血喷洒的尸傀顿时扬天怒吼,低下头一把抓着自己的主人,张嘴要想脖颈,大口的喝着自己主人的鲜血。

这些长老的身体不断地颤抖,以肉眼可见的幅度不断的畏缩着,皮肤也变得灰白知道最后变成一副惨不忍睹的皮包骨模样这才被尸傀,随手扔在地上。

这突然出现的一幕自然也引起了朱由检的注意,当下狐疑的喊道:“倪歌这是什么情况?”

我虽然不知道尸阴宗的秘法,但是也能够大略的猜测出来。能够牺牲生命为代价自然是为了提高尸傀的战斗力。

“朱由检,你顶着先,我看那周家 的族长是要逃跑了!”没有回答朱由检的疑问,只是嘱咐了一句,身影直接消失。

喜欢我的驱魔生涯请大家收藏:()我的驱魔生涯新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