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步步危机

带着些许的坎特与期望,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只不过这一次没有等到朱由检晃晃悠悠的出现在土丘之上。等来的却是土丘,开启了一扇大门,里面灯火辉煌。

“倪歌,你我有缘,乃是忘年之交。进来一叙吧!”朱由检爽朗的笑声响起。

我沉默片刻,朱由检的实力让我深深的忌惮。但我看不出对方与我有任何的敌意。内心里也内有任何异常的情绪。

到此刻为止,我一咬牙迈步走了进去。

朱由检依旧穿着他的一生黄色长袍,站在走廊的尽头笑嘻嘻的看着我。身躯在长袍里几乎显不出轮廓。瘦弱的感觉吹口气就可以将这位直接吹倒。

看着朱由检满是笑意,却瘦骨嶙峋的脸,我抱拳说道:“前辈,请晚辈进来,一定是有事想让晚辈去做。布置前辈可否直言相告。”

我特意突出了一个请字。表明自己客人的身份。但这并没有什么毛用。在实力面前一切的计俩不过是个笑话。朱由检若是注重脸面自然会有所收 敛。可惜怎么看这货都不像注重脸面的人。或许我也只是图个心安罢了。

“嗯,孺子可教!”朱由检大为赞赏的的笑道:“来吧,到里面来!我到是的确有很多话想与你说说。要知道在这里几百年了,你是第一个进来的人。我只一把骨头虽然活过来却差点憋死。要不然我也用不着每天晚上没事找孽了。”

我微笑,跟着朱由检,从墓道里先前走了十余米,来到正厅的位置。

没有长明灯,有的只是一颗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将这里照耀的一片银白。

关于夜明珠,有人说是荧光石,白天吸收热量,晚上开始散热发光。其实不然。夜明珠就是珠子。一种产于深海的珠子。古文游记航海曾提过。 南海有鲛,双目吐珠,与月色争辉。当然这也只是一种众多说辞里的一种。

(这里声明一点,资料来源绝对是有的。不过这本手记的出处,流月早已忘记。大家可以忽略。)

这里的鲛,不是别的而是鲛人。很多关于鲛人的传说,鲛人本性凶残异常,身上的油脂更是疗伤圣药。而且用作长明灯更是经久不息。可以说鲛人浑身是宝。

在众多鲛人的传说里,被人称之为美人鱼。人鱼到是不假,美却和这种生物完全没有半点关系。说是夜叉也不为过。

岛国,曾有过关于鲛人收藏的图片。身材矮小,有尾巴,双目凸出。其实那也并非鲛人,而是一种叫做河童的生物。

所谓河童,有些人认为是水鬼,其实不然。水鬼乃是人淹死后,灵魂被禁锢与池塘或者固定的河道里。就好像自杀的人,灵魂每天都要重复自杀的过程一般。水鬼属于意外死亡不得轮回每日忍受着,死前的痛苦。

这个时候,就会寻找替身,而自身则顶替替身的魂魄踏入轮回道。

河童也是怨念所生,不过却不是死人的怨念,而是山川河流特有的灵气被破坏后产生的怨念。

水鬼害死一个人也就够了。而河童却在江河湖泊里作乱,不时的弄翻船只,将整船的人淹死。也因此,常走水上的会将其称为河神。

鲛人更为神秘,生活在海里,虽然凶悍却挡不住人类的索取。以至于,现在的资料都是关于鲛人的用途,却很少提到鲛人的来历与细节。

见我看着夜明珠,朱由检洒然一笑:“你喜欢的话,等会我送你一颗。”

我摇摇头断然拒绝:“这夜明珠虽然好,却过于杀孽。与我不合适。”

“切!又不是和尚,别装了,就算是和尚也有怒目金刚一说。你这道门一项讲究道法自然,随缘而定。既然你来了就是缘分,我送你一颗也是没多大的事情。”

朱由检不在乎的挥挥手,就要伸手在墙壁上摘下一颗珠子。

“前辈,晚辈是真的不要。这些可是鲛人的眼珠子,我要他难道是让他天天看着我吗?”我苦笑劝阻道。

“嗯,那好吧。咱们话归正题。我请你进来的确是有事想请你帮忙。在这事情之前,我想问你,你听过成仙门吗?”朱由检脸色显得迷茫的问道。

我摇头,这成仙门是什么我还真的不知道。于是反问道。“要成仙还需要门吗?不是直接渡劫过后羽化为仙吗?”

“哈哈哈哈!羽化为仙,你的师父是谁呀,居然拿这样的童话故事来糊弄你!”朱由检像是听到十分好笑的事情,大笑起来。

我邹眉没有反驳也没有赞同。对于朱由检的话,虽然素未平生,但我已经相信了八成。因为这样的事情朱由检根本就没有理由骗我。

朱由检笑着笑着,见我没有任何尴尬的不良反应,反而十分淡然的等着他,反而有些尴尬的干咳了两声说道:“咳咳!倪歌,这成仙门我谁不知道来历,但是我知道从上古这成仙门就存在。想要成仙,唯一的办法就是踏入成仙门。古往今来,不知道有多少人踏入,却没有一个人走回来。想来,回来应该是天道所不容吧!”

朱由检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看着我正色说道:“倪歌,你是布衣一脉。而我能活着也是因为你们一脉的先辈帮助,所以我请你帮我,是因为我相信,布衣一脉绝对不会负我。”

我没有作声,自然不会被朱由检的一套说辞迷惑,虽说我的岁数略显稚嫩。但是不知经历多少生死,早就过了冲动的岁月。

朱由检盯着我看了许久,这才长叹一声:“布衣一脉果真都非凡俗。好吧,你想知道什么或者要什么我们交换。”

“布衣一脉的先辈,您知道那位是谁吗?”我问道。如此出尘的人物在历史上不可能没有踪迹可查。

朱由检的脸上顿时显得很困惑。良久再次长叹:“你相信吗,这个人和我相处了十年之久。我居然记不住他的样子,甚至这十年,我一直以先生称呼。连他的名讳都不知道。”

我愕然。这个世界上的确有一种玄术,无相神术。在布衣神术里也有记载,不过这属于顶级功法,只有到了地仙境界才能掌控的术法。

无相神术,并非无相,而是拥有万象。也就是说施展此术,站在任何一个陌生人的面前,都会让对面的人感到似曾相识,并且从内心里生出一股亲切感。但是事后,却根本记不起对方的模样。

“前辈,按照十绝凶坟的说法,前辈应该为魔魃,可先生确是

吸收五行运转生生不息的浩然生气复活,布置那位 师门长辈可对前辈说过什么?”既然知道在这位的身上得不到布衣一脉的秘密,我干脆转移到心里的疑惑上。

朱由检,晃了晃肩头,一脸无所谓的说道:“我都已经挂了,身后事自然是别人办的,说过什么我哪里知道。你不过你哪位长辈,到是提过,缘分到了,就让我带领三千仙军前往成仙门。”

又是成仙门?又是三千仙军?秦王有三千仙军,最后仙军覆灭,自己也病死骊山。朱由检也有三千仙军,最后埋骨于此却奇迹复活,难道秦王也没有死!成仙门到是怎么回事?

“前辈克制成仙门的事情?”我追问道。

朱由检奇怪的看着我问道:“你是布衣一脉的传人,成仙门不是你带过来吗?”

额!我无语,连天都没听过,更别说见过了!

朱由检看我这副模样,摇摇头叹道:‘唉!看来缘分还是没到呀。不过,倪歌,你可以帮我找到我那三千仙军吗?或者带我出去也行,只要能不让我一个人待着去哪都行。

朱由检的语气很是渴望。但我却不敢冒这个险。一时间气氛一下变得寂静异常。甚至都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怎么不行吗?我虽然是死过一次的人,可是我也一样有心跳,一样有感觉。甚至比我活着的时候感觉还好。”朱由检有些落寞与不甘的说道。凭借他的才智贵为一国人皇,又岂能看不出我对他的戒备。

我叹了口气干脆直接说道:“唉!前辈,不是晚辈不能帮你,我倒的确有办法可以带你出去。不过凭借前辈的实力,出去玩意出点意外,对人间界将是一场浩劫,晚辈不敢冒险。”

朱由检看着我,脸上渐渐浮起一层怒色。又过了良久,怒色渐渐退去换做一副无奈的神情:“罢了罢了!小子,我可以任你为主,签下契约,不过要约法三章,首先你不能命令我,我也不会帮你。当然要是你那足够的条件换的话骂我介意帮你出手。第二,你要帮我找到三千仙军,并且让他们和我相聚。第三成仙门现世之日,你必须将我送过去,并且在进入成仙门之前,解除契约。”

我不为所动,微微一笑说道:“虽有契约在手我依旧不能约束你,想要我帮你除非你也答应我三个条件。

喜欢我的驱魔生涯请大家收藏:()我的驱魔生涯新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