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两百人不用破阵,就是挤也把阵法给挤爆了,到时候,一个人单挑两百,丫的那是自己有受虐倾向呀!

噬魂剑在胸前不断的旋转出一道道黑色的剑花,如同染血干枯的玫瑰般美丽却充满萧瑟。

这是一场苦战。同时也是堵上性命的一站。两百个玄学者,其中不乏七品天师级别。这还不够,我还要时刻提防着身后那无处不在的铜树枝丫。

而我唯一的优势只有手里的一把锋利的噬魂剑与仓促布置的九阴离魂阵法。

这无疑是一场不对等的战斗,在接触的瞬间,就像是一颗石子被扔进了湖面。

在砍杀了最先冲进来的秦王仙军后,后面的士兵如同潮水般拿着灵器冲杀而来。

“莫离你丫的想想办法!”情急之下,我想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莫离苦着脸,当场叫唤道:“天灵灵地灵灵!天灵灵地灵灵!”

这是在念厉害的咒语吗?想到这里,我顿时提起了精神,只要坚持片刻,莫离就有的大招了!

噬魂剑挥舞的更加起劲。有莫离这个后盾,立刻也让我有了对敌的信心。

再次砍杀了十个秦军后,我的体力出现了一丝凝滞。当下后退两步,躲在阵法的侧面。冲着依旧在念到的莫离喊道:“你丫的在憋着什么大招呢!赶紧的呀!我快支撑不住了。”

“快了! 快了!别着急一会就有了!”莫离满头大汗的继续念到:“天灵灵地灵灵”。

我一咬牙!对于莫离,虽然我不知道这货有什么本事,但相处下来,还是比较靠谱的。至少这货和我的配合中还没有让我失望过。

伸手拿出一具无面鬼的尸体,催动天魔内丹,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将这无面鬼吸成了粉末。丹田里再次变得充溢起来。运转灵力再次冲了上去。

短短的几个呼吸的时间,阵法内已经有一半被秦王仙军所占据,就连阵法 的运转也开始变得迟钝起来,冲进阵法内的士兵,有刚开始的迷茫瞬间便找到了目标。

我暗骂了一声,一边疯狂的催动天魔内丹,希望可以从这些无面鬼的半成品上吸收一些灵力来补偿。可惜这些半成品似乎提供的只有少量精纯的力量,至于灵力早已消耗殆尽。

也正是如此,这些玄修者,冲杀起来就好像凡人冲锋陷阵只知道使用武力,却没有使用灵力来的顺畅。而我在使用灵力对战的情形下,堪堪可以支持。

噬魂剑,如同连接地狱的黑洞,不断地吞噬,不断的收割。

相对于体质较弱的士兵,噬魂剑无往而不利。可惜这丝毫没有给我带来任何的成就或者心安的感觉。

一道黑色的旋风再次收割了一名秦军士兵,这种感觉越发强烈起来甚至心脏都在微微的收缩。

当下我想也不想,拼尽全力,噬魂剑,一招力劈华山,从上而下,直接对着,面前空旷的地方看去。

铛,一声金属交割的声音响起。一阵火花四射。

握着噬魂剑的手瞬间被一股大力弹开,噬魂剑居然脱手飞了出去。

整个身体也毫无控制的向着铜树靠近,眼看着自己就要中招,却没有丝毫的办法,眼中只有那片原本空旷的地方。此时已经站着一个身高足有三米的高大男子,浑身金光流转,就连眼睛都被铠甲挡住。只留下一抹妖异的红色。

仙器!绝对是仙器!噬魂剑都没办法撼动的铠甲除了仙器我再也没有别的解释了。只是想不通的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超越灵器的仙器吗?就算是地仙级别,体内的灵力也不可能全部转化为仙元力。而炼制仙器,这一点确是首要条件。仙高高在上根本不可能在人间界留存。天道也不会允许。

嗡!噬魂剑似乎十分的不爽,在空中发出入龙吟般的颤音。一个转折直插地面刚好挡在我的身后。

砰,脚底板结结实实的撞在噬魂剑上,身体这才停了下来。却是再也没有冲上去的机会了。伸手拿起噬魂剑,我已经做好了拼死的准备。

宁可站着生,不可跪着死,我等修道之人逆天而为当有如此豪气。

危机感前所未有的浓重,甚至身体都在不受控制的颤抖。这是一个人在面对危机的时候,本能的反应。

此时,出奇的,没有了恐惧,有的只是熊熊的战意。

“你们都是坏人,欺负我爸爸!”正在这时,一道稚嫩的声音响起,镜儿惦着脚尖指着前面冲杀而来大的秦王仙军,伸手一划一道乳白色的旋涡顿时出现在眼前,如同远古巨兽,对着重来的士兵,迎头而上。

哗啦啦啦啦啦!与此同时,身后的铜树猛然颤抖起来似乎是十分的兴奋。无数的枝丫,从树干上鱼贯而出。

我不由的苦笑,还不如秦王的仙军厮杀呢!至少对方也有个人的形状。和着铜树是怎么回事!这明显是欺负人吗!

抱怨归抱怨,此时也由不得我想些什么,噬魂剑带着嗡嗡的颤音,急速的在身前划过。

叮叮当当!无数声脆响,地面上落满枝叶。不断地抽搐颤抖着。

尽管如此,依旧有一条枝叶,顺着我的脸颊划过在颧骨上留下一道血痕,却对我不管不顾冲着浑然不觉的镜儿冲去。

眼看镜儿就要被铜枝所所缠绕,回手已经是来不及了。我一发狠直接张口咬下。

当!一声脆响,带着我的身体都向前倾泻。整个牙口都变得酸麻异常,感觉,似乎刚才的那一瞬间,我的牙已经彻底的飞了。

令我差异的是,除了满嘴的血腥味道,我似乎还尝到了一股十分香甜的味道。当下也是发了狠,对这一点并没有多少留意,一心只是想要保护住静儿。死死地咬住,完全没有了疼痛。顺势双手环抱这枝叶,就好像抱着一条不断扭曲的蟒蛇一般在地上翻滚了起来。

周围瞬间安静了下来。似乎所有的一切都不存在了似的。而我则是大口的吸食着。丫的想要奴役我,想要吞噬我,死我也要咬下你的二两肉。

或者这是弱小者唯一能够做到的事情了。但当时我就是这么想的。事情也往往会从另一个方面,出现转机。

整颗铜树在我疯狂的吸食下,居然在慢慢的变矮。而我已经在空中不断地翻飞。身体和树枝纠缠不清,不时被摔打在地面或者岩石上。就好像一个被咬到手的壮汉疼痛难忍在跳脚甩着手一般。

而我对这一切却是浑然不觉。一股股清香注入身体,只感觉到浑身燥热难忍。而这股清香带着的凉意,更是让我不能罢手。

再加上此时的我早已经神志不清。心里只想着救出镜儿。看得出来这桐树对于镜儿十分的渴望,能做什么呢,世界树与世界树之间相生相克。镜儿被捉走就只能是被吞噬一个下场。

我不知道镜儿离开我,我会怎样,从他第一次教我爸爸的时候,或许我已经接受了这个便宜女儿。保护镜儿时是天性,也是执念。

在这样的执念下,我根本就不可能撒手除非我看到镜儿已经安全。或许那一刻我会被自己吓着。但是现在,我看不到。

我只感觉到那股清凉入喉的舒爽。只感觉到整个身体犹如吹饱了的气球随时都会爆炸。这个时候一切就只能依靠本能。当世界树的枝丫将我甩在地上,岩石上,我忽然感到身体的压力一松,于是更加卖力的吸食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种无休止的摔打忽然停了下来,我依旧抱着枝丫不断的吸食。直到身体如火一般刺痛,失去了最后的一丝意识。

甚至在最后昏迷的刹那,我的脑海中不是镜儿如何了,而是暗骂,莫离!这丫的大招还不来!

再次醒来的时候,周围已经是一片漆黑,地面上原本滚烫的岩石地面,变得冰凉彻骨。

镜儿就趴在我的胸前,嘟着小嘴憨憨的睡着。而莫离这货就飘在空中,泛着肚皮,枕着胳膊,不时的感叹一句“龙生真的无趣呀!”

“莫离,你丫的大招呢!”我咬着牙问道。

“咳咳,我是在想,只是还没有想到用什么办法。再说了你不是让我想办法吗?”莫离无赖般的摊摊手,一副爱咋咋地的模样。

“你丫的想!那你念个毛的天灵灵地灵灵呀!”我窝火的问道。

莫离挠着头也带着一丝委屈说道:‘我想不出办法,只好求求天地了!再说了,一定是我的诚心感动了天地,老大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我无语,这货果真是坑货本色不改呀!从第一次见到这货,就想骑在我的头上,结果就发现这货除了能当坐骑似乎并没有别的毛用。这会居然告诉我祷告天地,是他虔诚的信仰救了我!这丫的还有什么可说的,不跳起来狠狠的踹这货一顿,已经是够冷静了!

当然是我发现自己动不了。还有我不愿意打扰镜儿的睡眠,这一刻难得的安静,我更不想为了这货破坏气氛。

(七天双更完毕,希望大家喜欢,接下来的几天流月要好好休息,为下个月双更做些铺垫。从三月二号起,流月每天两更六千字,希望喜欢驱魔支持流月的友友们,多多推荐打赏支持。流月在这里拜谢了。)

喜欢我的驱魔生涯请大家收藏:()我的驱魔生涯新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