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鼠战

五阵合一,是我如今全力出手的一击。覆盖了整个院落。因此,我最后的灵力也在阵法呈现的同时被压榨的一滴不剩。

我颓然的坐在地上,盘膝调匀内息,暗暗运转布衣神术。

我在赌,赌玄鼠的本体就在院子里。佛像在高也不过是一个幻像。本体却是不可能离开的。当然该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法术通天者,可以身外化物,以化身离体。

这种可能基本上是不可能存在的。就算是有业必然是超脱九品玄师,达到传说中的地仙的层次。玄鼠要真的这么厉害,那我也就不用在这里浪费时间了,直接伸长脖子等着对方宰割罢了!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那催命的魔音仿佛是一把重锤,不断地敲打在灵魂深处。就算是九阴离魂证也没有办法阻挡。

布衣神术运转的极为缓慢。尽管如此,我悬着的心却是踏实了不少。对方不变,并不代表对方的强大可以蔑视九阴离魂证的存在。相反,玄鼠应该是感受到了压力,一边以魔音破除我的灵魂防线,一边在坚持维持着法像不灭。

这样的神通消耗必然是很大的,就算是玄鼠幻术高超。有了九阴离魂阵的束缚么,也必然要分出一般的神念,去地狱阵法的攻击。

随着时间的流逝,太阳已经西斜。山谷里的风变得更加的阴冷。

我的心越发的踏实起来。玄鼠似乎吧所有的能力都集中在我的身上。王立德和管虎已经出现了苏醒的症状。看来对方的妖力运用的也并非是无穷无尽。此刻只要坚持到灵力恢复三成,可以维持阵法,那么剩下的局势就会朝着有利于我的方向发展。

轰,天空中的佛像轰然碎裂化作一团团缥缈的气息散落在四周。

白衣女子再次出现在我的眼前。阴沉着脸声音尖锐的说道:“你我无冤无仇,你到我普陀寺来捣乱也就罢了,还屠杀我的子孙!实在是最不该赦。不过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佛梦普渡众生,我来超度你,你居然还用妖法来攻击我。当真是冥顽不灵。我再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撤了妖法, 我便放你走既往不咎。另外普陀寺还会在多给你一笔不菲的钱财。”

“哈哈哈哈!”我笑了,笑的很开心。连眼睛都弯成了一弯星月。打趣的问道:“在普陀寺走一圈就是扰乱了,你的鼠子鼠孙到我的家里,一个个的想要我的命。结果被我杀了,就叫屠杀你的子孙了。你是真傻还是真傻呀!”

玄鼠提出的条件无疑非常的动人。如果在已经开始玄鼠提出的话。在玄猫不知所踪之前,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救出表哥和嫂子直接离开。 毕竟只有傻子才会在第一次交手中就落于下风的情形下,依旧不管不顾的冲杀。这是愣头青。

我自然不属于这种类型。就算是为了表哥和嫂子,我也会在第一时间选择避让。或者稍微后退一些,吃点小亏也是无所谓的。

可现在是什么时候,几乎差点把小命拼了,苦苦支撑道现在,以经看到胜利曙光的时候,让我退出,这丫的真的有病呀!

老鼠以狡猾著称,玄鼠更是异类。基本上百亿只老鼠里,才会出现这么一只玄鼠。概率之低可想而知。

老鼠本身的智慧就相当于人类五六岁的孩童。曾有人做过一个试验。在下水道里,放了老鼠药。在第一天的时候的确有着不小的收获。毒死了几只老鼠,可接下来的日子里却再也没有任何收获。将老鼠药放置在其他地方,一样如此。

并非是老鼠药不和口味。实在是老鼠是群居动物,他们有自己的一套交流方式。一个城市的地下,不知道有多少数以千计的老鼠。怎么可能只毒死几只呢!唯一的解释,就是老鼠在几天的时间里迅速的将这信息传达给了其他的同类。

还有一种说法,在营业场所,特别是餐饮行业。每年政府都会专门派发老鼠药。这里面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领取老鼠药,或者发放老鼠药,都不会明说。大家心照不宣罢了。因为一旦说出去,很有可能,这一批老鼠药起不到半点的作用。

这就是俗话里的隔墙有耳。不过是老鼠的耳朵。

玄鼠的出现,第一步就是开启灵智。也就是说玄鼠的智慧,会从五六岁的孩童不断进化。目前这只玄鼠,智慧甚至比普通人咬破高出了一大截。

让我想不通的是,这玄鼠也属于高智商的一类了,怎么会独自过来营救张廷明。是小看我,这说不过去,玄鼠再厉害依然是老鼠,天性胆怯,狡猾多疑。

可玄鼠的举动却是十分的奇怪。不断没有在第一时间攻击我,反而是救走了张廷明。紧接着就跳上房顶。就算是攻击,也选择的是魔音佛咒。就算是再看不起我这五品修为,也不至于在这浪费时间吧!

以玄鼠的实力完全可以在我还没有布阵之前,或者在我要杀张廷明之前,一爪子将我给灭了。可这玄鼠偏偏没有这么做。反而处处透着小心,一副十分忌惮的样子。就算是法像被破,依旧不愿意施展全力。

“放肆,你真当我不敢杀你是吗?”白衣女子语气渐渐冰冷。

“杀我,你有这个实力吗?要杀你早就杀了何必浪费时间呢?”我冷笑着说完,闭上眼睛再不理会。如今魔音法咒没了,凭借刚刚回复的灵力,面前可以运转法阵,基本上已经稳超胜卷,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努力维持这种僵局,直到灵力恢复。

玄鼠却是等不及了。原本模糊的脸已经渐渐的变得清晰起来。和普陀寺供奉的补天娘娘却是一模一样,都是脸部细长,嘴部有些突出。那双眼睛,却没有了佛像的狭长,变得如同两颗龙眼挂在脸上一般。

唯一相同的大概只有,这张脸透漏的一股邪意。

就算是焦急,玄鼠依旧没有向前迈步。而是左顾右盼。这让我更加肯定这玄鼠一点是在忌惮什么。

难道是玄猫?我微微一笑,自己都觉得不太可能!也是怪了!自己遇到的或者请来的帮手,每一个都是实力坑货,。这一次更是差点把自己都埋了。

原本大费周章的去找玄猫,就是为了对付玄鼠,可是这玄猫,除了开始比较给力,等到与玄鼠派来的鼠潮对峙的时候忽然就消失了。这速度连我都没有看清,这货是怎么消失的。如不是如此,自己置于这么狼狈吗!

“回去一定要把这货供奉的位置给抹了,丫的应该把它变成宠物才对。”我心里不由得恶趣的想到玄猫穿着衣服,带着奇怪帽子的形象。

“吱!”玄鼠很显然已经失去了耐心,左顾右盼过后,顿时冲着我尖利的叫了一声。整个身体爬在房梁上,四肢爆发着完美的曲线,透漏着原始的野性。

若是某些饥,渴,的单身宅男,此刻看到,说不定会口水狂喷。

可惜这些我却是不能欣赏,确切的说是五福消受,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见到一个女人像是野兽一般扑向自己,首先显得大概是退缩,那么这扑过来的女人是要你命的话,那就只剩下恐惧了。

我并不恐惧!那是吹出来的。此刻我的灵力断断续续的恢复不到三层。九阴离魂阵法,虽说是五阵合一,可却没有足够的后续供给,以我现在的状态只能发挥阵法的两成。也就是幻字诀与困字诀。

原本只是想着能够拖延一阵,等自己灵力恢复大半的时候在一句发动杀阵,将这玄鼠拿下。可此时此刻,我却是对于,玄鼠的实力没有什么底。并不确定幻阵与困阵能否挡住玄鼠的进攻。

玄鼠还没有冲过来,我的眼前就是一黑。当下,单手在地上一拍,身体借力腾空而起落在一边。

再看,不由的苦笑!这丫的玄鼠正是够卑鄙的!居然把一直默不作声的张廷明当做沙包扔了过来。

“砰!”一声闷响。张廷明还没反应过来,就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整个身体甚至像是皮球一般弹了起来接着有重重的落在地上。

“为什么!你为什么杀我!上级是不会放过你的!”直到此时,张廷明才反应过来,难以置信的看着不远处的玄鼠,口中鲜血狂喷。一句话还没说完,直接就翻起白眼,灵魂开始溃散。

我也有些好奇,这玄鼠既然要杀张廷明,为什么又要救他。既然不在乎张廷明的生死,为什么不在救他的时候直接攻击我呢?

“哼,没用的东西就是垃圾,既然你已经没用了,还不如最后帮我一次。”玄鼠趴在房梁上,嘴角露出冷笑,一只硕大的尾巴,从臀部延伸而出,在空中如同鞭子一般左右挥舞着,不时的发出清脆的爆裂声响。宛如末日小说里,那些经历变异的怪兽。

喜欢我的驱魔生涯请大家收藏:()我的驱魔生涯新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