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章四章 又见锻钢

这种态度很显然是对方所不能接受的。不过这也并非是我所故意造成的。玄学中人本来就是超然物外,可以说世俗的约束对玄学中人是没有任何的作用的。

在如今这和平的年代,有谁能够在刀尖上跳舞,有谁又能够视人命为草介。又有谁可以超脱于法律之外。

玄学的世界里,这一切的约束都是浮云罢了,唯一的规则只有谁的拳头够硬,谁就是真理。这很像是动物之间的生存法则,可人类本来就是动物只是自我标榜为高级罢了。

在这中年人面前我自然属于标榜为高级的一类,因为从修炼到大师级别,我的生命本质就已经蜕化。

“你可以走了,付程远吗,你表弟在东门那个地方怎么出名我不管,现在你给我把它赶出去,我这里不需要江湖骗子。”中年人在我的目光下, 身形微颤,不自觉的后退一步,瞬间有感觉到自己的懦弱似乎是奇耻大辱,不过依然没有吧怒火直接洒在我身上而是转身对着付程远吼道。

表哥脸色一变,刚想说话,就被我拍在他肩膀上打断了。不过此时的表哥已经是满头大汗。这位总经理是尚德集团脾气最为古怪的高层。平时虽然不理会公司的事物,可说话向来是说一不二。自己虽然是尚德集团名义上的合作商,可实际上却只是毛家的一个附庸罢了。如今自己的表弟得罪了这位总经理,看来生意也算是到头了。

“表哥,这位是什么人?”我一脸平淡的问道,完全无视了表哥的紧张。

“唉!罢了!”表哥也是豁出去了,虽说和尚德集团合作,自己的公司的确是今非昔比,可要是个自己的这位表弟比起来,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表弟这为是,尚德集团毛润德董事长的侄子毛学强。在公司里并不管什么事情,就会添乱罢了。”表哥干脆的说到,很显然,对这位毛学强总经理也是早就看不惯了。

“侄子?我还以为是毛润德老先生的儿子呢?你是什么东西,在这里乱叫,你有这个资格吗?”问清楚对方的身份,我很是不客气的回敬了过去。

“你!~你!反了!反了!保安!保安!”毛学强气的肝疼,满脸通红,却依旧没有胆气和我直碰撞,而是使出了杀手将,叫保安来解决。

“表弟,既然这毛家不识好歹,咱们走吧!我早就看不惯这毛家了,走了也好,少挣点,少受气。”到这会,表哥也是洒脱了起来。

我摇摇头叹气:“表哥,你可以洒脱我不行呀!毛雪莹和我有三年之约,这毛润德就是我未来的岳父,我要是走了,以后也不用在旅行三年之约了。”

表哥走到我身边站下:“那你就看着办吧。不管怎样你身后有表格我呢。”

我很是感动的点点头。什么叫亲情。这就是。

在现代社会这个人情淡漠的世界,表哥此时的做法,在很多人看来都是白痴的行径。为亲情放弃自己的前途,这只有傻子才会做。很显然表哥就是这个傻子。不过傻得可爱。傻得保留了自己唯一的底线。

这种傻子,我很欣赏,要不然也不会和表哥的关系如此只好了。

保安来的很及时,人数足有十五人,一个个步伐矫健,移动间连肩膀的晃动都是十分微弱,很显然这些人都有着不错的武功功底。不过这又怎样?

我一脸淡然当先一步,将表哥挡在了身后,十几枚铜钱,瞬间飞出,将整个病房笼罩起来。九阴离魂阵法起!

这些保安的神色依旧没有改变,直接冲了过来,就在表哥绝望的要闭上眼睛的时候,这些保安却是想没看到我们一样,绕过我和表哥,直接冲向毛学强。

“你们干什么?我要开除你们!哎呀~!你们真打!该死的,造反了,你们明天不用来了!哎呀!呜呜!哎呀!”

在一连串的怒吼,与歇斯底里的惨嚎过后,这间病房瞬间安静了下来。毛学强连喊疼都忘了直接抱着脑袋卷缩在地上。

我淡然的看你了毛学强一眼正想转身却猛地顿住脚步。这个时候,从毛润德的眉心飞出一道黑影,直接扑向毛学强,将其仅仅的包裹在黑影里。

这黑影我很熟悉,就是妖轮回转世的女子。今天凌晨我还在毛学强开的深夜食堂见过。不过问题是这女鬼怎么会跑到毛润德的身上。

毛润德脸色铁青,额头乌云滚滚,很显然是被邪魅吸收了阳气所导致的现象。再加上毛润德已经七十岁的高龄,这阳气吸收一分就少了一分。哪里能够经得起折腾,昏迷都算是运气。能够撑到我过来,也算是命不该绝了。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求求你们,不要在打他了!”女鬼护着毛学强,一边苦苦的哀求。不过在九阴离魂阵里,这些保安被迷惑了心智,如果真的被我喊停了,哪么事情的结局绝对会朝着对我不好的方向发展。虽说我并不担心,却也懒得处理小麻烦。

女鬼的声音凄婉而哀怨。很显然对于毛学强非常的看中。

我并没有直接将这女鬼收了,从第一眼开始,我就觉得很奇怪。这女鬼心思非常的单纯。要不然也不会在九阴离魂阵法里直接冲到毛学强的身边而没有被阵法的迷困双绝所阻挡。

再看这女鬼的命格,天庭饱满,双太阳高高鼓起。这是富贵长寿的命相。克看着女鬼的年龄也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

这也就是说,女鬼只活了二十岁就死了!这不应该呀!另外女鬼眉心的拿到轮回印记也让我非常的困惑。一般来说鬼魂和活人一样都有一定的寿命。人的寿限到了,自然会死,会变成鬼。鬼的寿限到了就要进入轮回,堕入六畜,或者重新为人。这女子虽说做鬼时间长,可绝对不是阴寿到期。

一个意外死亡的人是不可能进入轮回的,因为他要偿还自己还没有经历的阳寿,直到阳寿的日期到了,才能真正的做一只鬼。等待阴寿到期轮回转世。

这其实很好理解,比如出事故最多的公路。这里的灵异事件就非常多。

在西北边陲的省城乌市就有一则鬼巴士的故事流传了十年。

故事的起因是一场车祸。一辆大众汽车夜间十二点,行驶,直接撞在了山脚下,车上的一位二十多岁的女孩被直接撞死。

从这一天开始,每当在夜间十二点的这个时间点,就有人会看到一辆飞驰的黑色大众旁若无人的冲向山脚下。

当人们跑去救人的时候,却发现,这山脚下什么都没有甚至连车轮的印子都不存在。

这件事情起初传播开来的时候不过是被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不过随着后来越来越多的人遇见,这件事就被传的越来越恐怖。甚至达到了对这件事讳莫如深的地步。

这片山脚,在最后也被人从新命名,“妖魔山!”

这是一件本人亲身经历的灵异事件,说出来也不过是举一个列子。这件灵异事件持续了十年。那辆黑色的大众汽车才终于消失了。这件事也就慢慢的淡出了人们的生活。不过妖魔山之名却从此流传了下来。

从这件事可以看出吗,横死之鬼没事违背天道的。作为惩罚,往往会画地为牢,鬼魂会重演自己死亡的那一刻。直到阳寿耗尽。

“求你了,我没有害过人。求你放过他,我愿意替他去死。”女鬼见我邹眉思索,再次恳求道。

我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看着女鬼问道:“为什么?”

女鬼凄婉一笑,身边的空间一阵扭曲。虽说在九阴离魂证的压制之下,这鬼境开的并不大,却也像是看电视一般,将情景再现了出来。

“小云,我大伯要收购渔业集团。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大伯安排的。”

漆黑的夜里,毛学强站在女鬼的面前神色不误哀伤的说到。

“怎么会?你大伯不是说要全力支持我掌管渔业集团,还说对于我们的事情非常看好。等集团稳定下来就我饿我们办事?”小云难以置信的问道。

“你太善良了?商场就是战场除了钱,什么都不值得信任。”毛学强苦笑着说到。

“不行我要去亲自问问毛伯伯。”小云有些失控的说道。

毛学强一把将小云搂在怀里,“别冲动,我大伯势力不是你我能相像的,你要相信我,我不会害你。现在我们先稳定起来。等我想到办法一定将渔业集团保住。”

夜色依旧很沉静,对于这些事情,夜色似乎早已习惯,。小云却是在毛学强的怀里才能感到一丝温暖。

场景再次变换,一间装修豪华的房间里,小云正在发愣,忽然房门被打开。毛学强浑身是血的冲了进来,一把拉住小云的胳膊:“小云,我们走,马上走!”

“怎么了,”小云焦急的问道身体却是本能的被毛学强拉着向外奔去。

喜欢我的驱魔生涯请大家收藏:()我的驱魔生涯新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