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章 再来一瓶

灵车的到来,虽说让玄学会有些措手不及,却也在指挥下,井然有序的开始了忙碌。

在场总共有六十九人,分成六组跟随着家属,开始寻找被排斥在外的魂魄。所谓一人计短二人计长。十几个玄学会玄师帮助一个家庭寻找魂魄应该是搓搓有余。

大厅里,牛大在八个小时的时间,已经准备好了四十二根蜡烛等一应法器。

面对大厅的的正门,一根根,红线连接着六盏灯笼。里面的烛火虽是白天,依旧闪烁着一层红色的光芒吗,将大门映衬得如梦如幻。

北斗七星大阵,利用阵法融合之术,七个小阵法,组合成一个大的七星阵法。七个人以年龄计算,按照十二生肖的顺序依次在七个节点摆放。

法坛足有三米高,站在上面距离房顶只有几十公分。背后则是一张足足站满整个墙壁的八卦图。

做完这一一切足足用去了六个小时。而这六个小时的世家里,段祺瑞不断地汇报这各个小队的进展情况。

我坐在法坛上,牛大站在我左边手持招魂铃不断的摇晃着。叮铃铃的声音不绝于耳。而段祺瑞则是站在我的右边。不时的接打电话。

“倪师傅,第一组的人已经找到死魂,正在寻找生魂和游魂。”

“第二组已经找到生魂,三魄。”

“倪师傅,第六组已经将魂魄收集齐了,问什么时候可以回来。”

听到这里,我这才睁开眼睛,点点头说到:“不错比我预想的要快,就让他们仔细分辨,确定无误后就到返回在门口等其他五组的人回来在一起进来。”

这三魂七魄,要寻找起来其实并不容易。死魂,在离开身体后会化为鬼魂,自然是会直接去地府报道。可若是横死的,除非是阳寿已经终结,鬼差锁魂,那么死魂就会在阳间停留十二个时辰。这短期间只是一团灰色的能量体,缓缓地聚集怨气。最后会化为厉鬼。

所以说,要想三魂七魄归位,首先就要将死魂给带回来,若是化作厉鬼那就是真的回天乏术了。

生魂离体后,不想死魂那么极端,一般情况下,生魂并没有自主意识,只是一股生命力形成的轮廓,会停留在自己死去的地方消散。可以说并不难找。

游魂,就比较困难了,一般来说,游魂控制着人的思想,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都是游魂起得作用。

有列子说明,一个人去到陌生的地方,却忽然感觉到自己对这里非常的熟悉,可确定自己绝对没有来过。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在梦中来过。甚至有些记忆清晰地,可以将这里的一草一木都了若指掌。

在三魂里,游魂是唯一一个可以离开身体四处游荡的魂魄。在修炼里,游魂占据着很重要的绝色。所谓三花聚顶,在玄学里并不是说什么经脉打通这么肤浅的事情。

经脉打通,地区却可以增强一个人的潜质。不过那也是身体强悍一下罢了。算不得什么。

玄学的三花聚顶。其实和修炼元婴内丹有关。

所谓三花,就是指的自己的三魂。凝练游魂为体,生魂为魄,死魂为量。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游魂有虚无化为实质最终成为身体一样的载体,而生魂则被炼化成核心如同魂魄的存在。死魂则是转化成能量,达到举手投足间的毁天灭地之威力。

三花,在武侠小说里,都被说的玄而又玄,其实三花指的是莲花,三朵莲花,代表着三种道路走到极致,成就莲花大道。

七魄的寻找,就更为有意思了,当然这也是有迹可循的。其中情绪代表着喜怒哀乐憎恨爱,自然是这种情绪最为深刻的地方才会有他们的身影。所以说这种事情非自己的亲人不可。

六个小时的时间,就找齐了三魂六魄。看来一个人的性命算是保住了。剩下的就是魂魄归位。当然这中间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冤魂索债。既然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这些冤魂是不肯善罢甘休的。

钟灵哪里有我的四个徒弟在。焦童他们四个各有擅长,只要不是遇到逆天的就不会有什么问题,这里则是我亲自坐镇为的就是以防万一。

玄学会的大门口看似杂乱无章的格局其实暗含了八卦六十四宫的卦象,一般的厉鬼别说进来,就是靠近也会被这里的阳刚罡气直接镇压成重伤。 所以说玄学会是最为安全的所在。只要他们找齐魂魄,利用引魂灯带进玄学会,就代表着事情成功了一大半。

不过其他的队伍进展并没有第六组顺利。知道深夜十一点,还有一组的人没有到达,距离十二哥时辰已经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

“你们在哪?找到了吗?”段祺瑞不知道拨打了多少电话,此时也是着急的脑门冒汗。

“找到了,段师傅,这最后一个居然在警局,我们进不去!”电话里传来了焦急而无奈的声音。

也是,十几个玄学会的汉子,在加上穿着丧服的家属,能让进才怪,看门的恐怕直接就当做闹事的给控制起来了!

“问他们在哪个警局,给秦武尚打电话,让他速度去办。”我转身对牛大说到。

牛大一手摇晃着铃铛已经足足有十多个小时,这会早就精疲力竭,却依旧坚持着,停了我的话也不多说,直接用另一只手掏出手机,迅速拨通电话。

“牛大,什么事呀!”秦武尚几乎是直接接通了电话。

“倪先生让你去警局,带着门口玄学会的人进去。配合他们的行动。”牛大也不废话,直接说道。

“嗯,好我马上去。”秦武尚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牛大则是随手将电话滑落在地上,改用两只手摇晃着招魂铃。,叮叮当当的声音在大厅里不断的响彻着。蜡烛依旧闪烁着悠悠的蓝光。时间已经 过去了十小时,这些蜡烛就像刚刚点上一般。

并不是蜡烛耐烧,什么蜡烛可以燃烧十个小时。这些蜡烛的火苗其实并非真的火焰,而是这六个人的善魄,散发出能量支持着。不过,也只能支持十二个时辰。在过半个时辰,这善魄就会能量耗尽,转而变成真正的烛火。等到蜡烛燃尽,那么就是代表着施法失败,这六个人,将无可避免的真正死亡。

夜色冰凉,甚至在大厅里,都感到了一阵阵的冷意,原本静静燃烧的魂焰,在大厅里似乎被风吹动,开始不断地摇摆起来。

“天地无极,大道乾坤,五行不熄,台上天尊,驱魔卫道。道门倪歌,路见冤魂索名,本不该管,可伤及无辜,结成逆缘,今愿做居中之人,还阴阳之愿。急急如律!”

这是一篇祷告朴文。并不水驱除,而是一份以大道为证的合约。这也是我对于在外心有不甘的冤魂一个交代。

虽说在大厅里看不见外面的景象。 却不影响我判断出外面百鬼环绕的景象。不过十几个玄学会员护送一盏魂灯,应该还是没有太大问题。

不过我依然低估了这百鬼的怨气。这李强我从第一次见他就看出他是在死人身上挣钱的主。身上的怨气十分的重。当时就让他自己解决。毕竟一个人做了什么只有自己最清楚。这个世界得罪谁都可以,骗谁都行。却唯独鬼魂不可期瞒。

正所谓对神鬼要有敬畏之心,这可不是一句白话,很多禁忌是必须遵守的,有时候在特定的场合,或许只是一个眼神,一句话就可以为自己招来灭顶之灾。

坐在法坛上盯着七星大阵,看着六具生气全无死气弥漫的尸体,我的额头也开始渗出细密的汗珠。

阴风依旧,房间里的温度有低了几分,可烛火却恢复了平静。

秦武尚接到电话后,连警服都没来得急穿,拿着工作证直奔警局。还没到门口就见到二三十人站在警局门口。对面则是拿着防暴盾牌的特警严阵以待。

秦武尚邹了邹眉,将车停在一边下了车。“怎么回事?”

“秦队,这些人要进入警局搞迷信活动,王局长已经通报给了上级,我们奉命在这里维持次序。”特警队长,认识秦武尚当即,敬礼说到。

“你们派出两个代表跟我进去,一群人围在这里像什么!”秦武尚转身对人群说到。吸食已经是上半夜,华灯初上。这个时间本来就十分的敏感,谁有可能放任这几十人在警局里来去自如。不过如果只是两个人,那么事情好办的多了。

穿着丧服的家属顿时不吭声了,拍谁进去好呢,毕竟是寻找魂魄,这些家属不怕是假的,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多人一起。

这个时候从路边走出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身的青色长袍。显得有些古时候的文人气息。

“您是秦队长吧!我叫周亮,倪师傅派我们护送,我可以带一个家属进去。”周亮的语气很淡然,却不失礼貌,神情不卑不亢。

喜欢我的驱魔生涯请大家收藏:()我的驱魔生涯新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