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四章 人在做天在看

“倪歌后会有期了,这养鬼之人你要小心。”吴志道的身影已经到了远处,却忽然大声的说到。这声音里充满了豪气。

对于养鬼人,这一次只是给他一个教训,眼下我还真的没有心思前去找他的麻烦,本命魂魄被我给灭了,段时间内,养鬼人想要恢复过来是不可能的。再说按照时间看来,时迁应该已经结束了。

跳进泉眼的井池里。随手摸了一把井底的鹅暖石微微泛着一丝暖意。看来这眼泉水居然还是难得的温泉。

想要解开山魂封印,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找到这出残缺龙脉与昆仑山脉相连的节点。

既然封印并不在酒厂的泉眼,那就只有一个解释,这封印应该在别处。

要是一周前的话这的确需要浪费一些经历,可如今不同了,酒坛里如果封印了醉龙,那不管是什么封印也可以直接破除。山脉有灵,大海归龙神管理山脉也有龙脉来管理,可以说龙就是一座山的山神,什么封印可以挡住山神。

离开酒厂,让工人继续处理前期的工作,牛大则是开这些和拉着我和焦童五人,走向正泰街的市场。

白无常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不耐烦的换着各种频道。一个人待在这里确实有些无聊,白无常也曾尝试着出去转转,可惜一出门就像是稀有动物一般被指指点点,在周围人的议论和奇怪的眼神鄙视下,白无常终于明白外面的人根本就被不是崇拜自己而是嫌弃外加一些恐慌。

今天白无常也学会了一个新名词,那就是神经病!神经病是什么意思,白无常不太了解,可想来也绝对不是什么恭维的话。于是只好回到警卫室继续窝着。

也不能怪周围的人如此看待这白二爷,把自己的脑袋包的想一个阿三再加上那皮开肉绽的恐怖形象,也就是在白天,晚上还不把人吓死。再说了,白无常一直都是一副笑脸,平时倒还没什么今天配上这幅尊容就显得有些诡异和恐怖了。

周围人能不躲着吗!要知道神经病杀人不犯法的!

白无常很憋屈,在警卫室里坐卧不安。直到见我进来这才激动的一跃而起,几乎带着哭腔:“倪歌,你可回来了!我要死了,被憋死了!对了神经病是个什么意思?”

白无常很激动,像个孩子似的抱着我的胳膊,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只不过要真的是一个孩子那还容易接受,哪怕是丑点的孩子也行。可一张五六十岁的老脸,配上一副撒娇的委屈面容不管是谁被抱着胳膊都会寒蝉出一身冷汗。更何况我的身后还有新收的是个徒弟在后面瞪着眼睛看呢!

“那个,你先松开!”我一头冷汗的说到,。真不明白这老奸巨猾的白无常是被谁给收拾成这样了!

“额!那个神经病是什么意思?”白无常愣了一下依旧没有撒手问道。

“疯子!”我一头黑线的解释道。心里也纳闷这白无常怎么会对于这个词汇如此的执着。

“我说,怎么说咱也是爷字辈的,不喊二爷也就罢了,怎么还骂上了!”白无常愣了一下立即摆起谱来不满的说到。

“神经病就是疯子的意思。”我无奈的解释,脑门上的黑线已经变成一片乌云。这叫什么事呀,还有人上赶着找骂的!

白无常想了想似乎觉得有道理,拉着我死不撒手:“来兄弟,你不知道呀!这段时间可是把二爷给憋的要了老命了,这屁大的地方,每一个人说话,想出去买点东西,找人唠唠嗑,都是被骂着神经病,一个个见了我都跟见了瘟神一般。”

“咳咳!这个二爷,这几位是我的徒弟,焦童,秦霜云,周阁,王立德。您给掌掌眼。”我赶忙打断了白无常的唠叨,鬼知道这货能聊到什么时候,为了耳根清净我也只好吧自己的徒弟推出来了。

焦童,秦霜云,周阁,看着白无常的眼神顿时就不一样了,纷纷倒抽了一口凉气向后退了一步。到是王立德,本来就忠厚,脑子又是一根筋,反而热情的上前一把拉住白无常的手说道。

“你老虽说长得很那个,可毕竟是师父的我二爷,我是师傅的土地,这个以后我该怎么称呼您呢!”

白无常眼睛一亮,不管是地府也好,在人间也罢,只要自己想找人聊天都会把人直接吓跑,没想到今天居然有主动送上门的。

兴奋之余,白无常不自觉的,用舌头贪婪的舔了一下嘴唇,笑嘻嘻的一把抓住王立德的手:“什么辈分不辈分的,你看咱们这么投缘以后就是兄弟,告诉你,只要你跟在二爷的身边,好处那是取之不尽犹如黄河泛滥。??????????!”

无尽聊天模式在白无常抓住王立德双手的一刹那,完全开启。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王立德似乎停的百感交集一张脸不是变幻,随着白无常天马行空班的思路一会显得张扬吗,一会显得郁闷,一会又变得兴高采烈,最后,王立德一把拉住白无常憨憨的问道:“白二哥,你刚才说的啥,俺没有听明白,你再说一遍吧!”

晕倒!这是一句非常具有杀伤力的话!房间里只剩下王立德挠着脑袋傻傻的站着,不解的说到:“俺真的没听明白,啥意思呀!好处也没见着,二哥,你说跟着你有好处,拿来吧!”王立德真的伸出手向白无常讨要起来。

白无常的一张脸顿时满是黑线,自己哪有什么好处当做见面礼。就算是空间戒指一类的,也需要灵力来打开吧!问题是自己一点儿灵力也没有。除了有一点打不死的小强特质,其他的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再说了,要是把空间戒指送给王立德,里面的东西可是万万见不得光的。一时间背屋场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子,自己怎么就这么最贱呢!什么好处取之不尽!

王立德将手伸出在半空,却不见白无常有丝毫的表示,顿时不满的说到:“哦,没有好处呀!那你给俺说有好处,就是在骗人了!你是个骗子,师父,这种人是怎么跟你扯上关系的!”

白无常顿时感觉到天昏地暗,不由得可怜兮兮看向我。

“咳咳,”我干咳了两声脸上却压抑不住想要笑的冲动。当真是一物降一物呀!没想到白无常这话痨的毛病居然被王立德一句话给治好了!

“这个,这白二爷,是我捡来的!”我实在想不出该怎么说,也只好把实话说了出来,这买衣服捡了个要饭的白二爷,这似乎也说不通。

“师父,太有爱心了。我也要向师父学习。给你,这是一百元钱。自己买点好吃的吧,唉现在的孤寡老头太可怜了,特别是脑子不好使的,更可怜!”王立德真的就一脸同情的拿出一百元钱递给了白无常。

白无常愣在原地,一张脸保持着僵硬的笑容 。一双手本能的伸出将那一百元钱拿在手里。半响才醒过味来,顿时怒不可恕的吼道:“小屁孩你说谁是孤寡老头,你说谁脑子不好使唤呢!我可是白二爷,地否勾魂判官白二爷!”

“嗯,我知道,你老是玉皇大帝!”王立德居然就随着白无常很是认真的补充道,眼神里的怜悯更加的浓郁。

我!白无常气愤的扬起手却看见了自己手里还拿着的百元钞票顿时一愣,将钞票顺手放进口袋不依不饶的说到:“干什么?干什么,你当我是要饭的是吧!”

我也是无语了,趁着王立德和白无常闹腾的时候,脚步轻轻移动,就想要出去多个清闲。却没有想到,就在这个时候,空间里你删轮回小门忽然出现。时迁从里面直接跳了出来。

“老大,我,我变成人了!”时迁一见到我顿时就激动地喊道。

我笑眯眯的看着时迁,拍了拍时迁的肩膀:“嗯,不错,感觉没什么问题吧!”

时迁试着活动了一下身体,脚步一闪,身影已经到了房顶上犹如壁虎般贴在上面。:“老大这身体太棒了,我感觉自己的轻身功夫比以往还要厉害许多。”

“当然了!这轮回道是铸造肉身的地方,不经历轮回得到的肉身,那可是最纯净的肉身,完全是灵力构成的,不厉害那是打我楚天的脸。”楚天这会也从轮回门内出来,不懈的说到。大眼看向四周,眉头微微皱起。

“这几位是我的徒弟,焦童,秦霜云,周阁,王立德。”楚天明显对于有外人在场感到不悦。我只能再次介绍一遍。

或许是见到的怪事有点多,焦童四人已经感到见怪不怪,见我介绍自己赶忙行礼,不过王立德却是一副怀疑的神色,并没有动作。

楚天点点头,旋即看着我认真的说到:“既然时迁已经没事了,现在你的醉龙饮也该拿出来了吧!”

“现在我可没有,你们反正也要去酒厂,过几天我给你送去。”我笑着说道。

喜欢我的驱魔生涯请大家收藏:()我的驱魔生涯新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