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六章 华夏特别行动组-哑

一只手忽然搭在了秦武尚的肩膀。秦武尚会的转头,却猛然感觉道一阵晕眩失去了意识。

我再次住进了医院。特护病房,主治医生居然是林巧燕!

“英雄呀!这会怎么是你进来了,你不是自己会治病吗?”林巧燕笑的很开心。挪耶着打趣道。

“你怎么说话的!俺师傅,生病了自然要住院,你这医生是什么态度!”王立德立马不愿意瓮声瓮气的斥责。

“你是他徒弟,哦,那你没资格和我说话。你让他说!”林巧燕白了一眼王立德,目光炯炯的看着我说到。

“唉!”我叹气说到:“我不又不是神仙,生病是在所难免的,其实我只是累的脱力,只要调理一阵子就好了!”

王立德见我说话,愣了愣,还想说话却被一旁的李霜云一把拉了过去。

“你拉俺干嘛!你没见那医生是怎么说师父的!”王立德不满的嘟囔道。

秦霜云赶忙捂着王立德的嘴小声的说到:“呆子,你没发现这医生和咱们师父的关系不一帮吗?说不定以后就是你的师娘,你在顶嘴小心以后穿小鞋!”

王立德顿时打了一个寒蝉,闭上嘴巴看着林巧燕一张脸扯了扯,终于弄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额,俺王立德是个粗人,师娘你别见怪!”

林巧燕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双颊粉红一片。眼睛偷偷的打量了我一下。

“这个,立德别乱叫,你师娘不在我身边。”我赶忙纠正。

王立德顿时不知道怎么说话了,脸色通红,很先人是有话要说却害怕说错了!干脆躲在了秦霜云的背后。

林巧燕看了我一眼,并没有说话,但脸色却变得严肃起来:“好了,倪歌,内科308特护病房,初步诊断,晕厥。现在我们要做一个详细的检查。”

林巧燕翻着病例单子,说到检查的时候嘴角忽然露出一丝狡黠的以为。

“不用检查,大点营养液就好,我就是脱离休息几天就好。”我再次声明我的立场。

“闭嘴,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你要是什么都懂还住院干嘛?”林巧燕干脆利落的将我的幻像给掐灭了。

我乖巧的闭上了嘴干脆闭上眼睛。一晚上的折腾,在操纵七绝阵的同时,火龙散发的高温和强劲的气流依然将我身上刚买的西装给撕扯的粉碎。三万一套的西装呀!就这么没了,想一想都觉得肉痛。

至于身上的伤势的确没有什么。强劲的气流卷起的石子,虽然如刀般在我的身上划过无数道伤口,虽然看着浑身是血显得颇为严重,其实都是皮外伤,修养两天就好!唯一麻烦的是灵力的恢复,最后灵魂空间的使用直接将我体内的灵力耗费的一干二净。这样想再次汇聚灵力,过来没有个三五天是不可能了。也就是说这三五天的时间我只能在床上慢慢的躺着,直到灵力出现在丹田里。

林巧燕见我妥协,骄傲的一笑,活像一个打赌赢了的小女孩般转身离开。

“师父,您躺着,需要啥您说!”王立德见林巧燕离开,赶忙凑了上来问道。

“嗯,立德你也休息吧骂我这里没什么事情。对了秦霜云,你也休息吧,我又不是孩子不需要你们一直守着。”我点点头说到。

“那哪行,师父您在医院里按这个当徒弟的不在像什么话,再说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以后师父,俺就想对待自己老子一样对您。”王立德憨厚的说到。

我不禁笑了起来,王立德是以武入道。却难得心思纯净,对于修炼来说这就是王立德先天的优势。心无杂念自然是事半功倍。

“师父,焦童和周阁已经帮你办好了住院手续,等会就回送早餐过来。”秦霜云说到。

“嗯,你们都辛苦了!”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也只有接受,不过自己猜二十出头的岁数,却带着四个徒弟,这四个徒弟一个个的对自己跟他们的父亲一样,还真的有些不习惯。

门在这个时候被打开了。进来的居然是熟人。

冯程程笑盈盈的推着车走了进来:“倪先生莫要抽血化验了,这是林医生专门交代的。”

我抬眼看了一眼冯程程的手推车,上面放着几十个医用采血瓶。不由纳闷的问道:“冯程程你不是特护病房的护士吗?怎么改采血了?”

冯程程一笑,动作麻利的将我的手拿了出来,绑上止血带,针尖轻轻一送,血液顺着血管流了出来。

“我是被暂时调过来的,倪先生你面子真大,住院连院长都惊动了,专门交代我过来护理。”冯程程一边抽血一边说道。

“哦,你跟秦武尚怎么样了?我可是打算喝你们的喜酒的。”见到冯程程吗,我忽然想到貌似秦武尚很久没见到了。这些日子,不但是秦武尚似乎连柳清莲都很忙碌,要不是昨天柳清莲忽然出现,自己都快忘了这俩人了。

冯程程脸一红,嘴角露出一丝幸福的笑意:“嗯,武尚呀!最近老说忙。我也有段时间没见他看了。应该在执行任务吧。”

正说着话,门再次被打开,进来的居然是秦武尚。

“倪先生,你还好吗?”秦武尚显得非常谨慎,双眼异常的明亮。甚至有股慑人的威压。

我有些凝重的看了秦武尚一眼,眼前的秦武尚,绝对是本人,可气势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最主要的是秦武尚进来居然看叶没有看正在抽血的冯程程一眼。

冯程程见到秦武尚先是露出惊喜,可对方却没有丝毫反应,只好邹着眉不悦的继续续抽血。

“我很好,秦武尚,你也是的,工作再忙们也要抽出时间陪陪冯程程吧!”我笑着开口说道。

“哦,程程,你好,我现在还有点事情,等忙完了我在来陪你。”秦武尚这才看了一眼抽血的冯程程,有些干涩的说到。

“嗯,你忙吧!我知道的。”冯程程这才露出喜色。

不得不说恋爱中的女人似乎都成了弱智,这么明显大的搪塞居然也让冯程程感到开心。

我 笑而不语的看着秦武尚。

秦武尚被我看的有些意外的问道:“倪先生你是有什么事情要说吗?”

我摇摇头说到:“不是我有什么事情,是你有什么事情?”

“哦,是这样的,我刚才遇见一个人说要见你。不过是想请倪先生出去见面。”秦武尚语气平淡明知是眼睛里闪过一丝茫然。

虽然是短短的一瞬间,却依然看得我心头凝重。

“是吧,这样吧,我正在做治疗,我们明天见吧!对了在什么地方?”我问道。

“哦,在西郊陵园。”秦武尚没有想到我答应的这么干脆,愣了一下才接着说道。

“我要是不去呢?”我笑着再次问道。

秦武尚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倪先生最在乎的,我们已经知道,如果你可以无视的话,可以不去。”

“什么玩意,别以为你是警察就可以威胁我师父!”王立德听到这话立刻挡在了我的前面,秦霜云则是守在了我的身旁,手中的巫骨摆出了防御的姿势。

“没事,我去。那么明天你在吗?”我躺在床上脸色难看的说到,事情的发展果然如我预料的一般。不知道这一次我遇到的会是什么人?或者又是什么妖魔鬼怪。不过敢向我身边的人下手,就算是他不来找我,我也会和他不死不休。

见到我的答复,秦霜云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转身离开。

直到秦霜云的背影消失,冯程程忽然抬起头很认真的看着我问道:“倪先生我们家武尚是不是有事情了!”

我苦笑说到:“连你也看出来了。不过没事的,明天我会把秦武尚给你带回来。”

“可是倪先生,你明天能去吗?”冯程程看了看躺在床上的我担忧的问道。

“我没事,你放心。”我肯定的说到。

冯程程这才继续抽血。让我差异的是,冯程程已经采集了十几个瓶子,似乎还没有结束的样子。

“那个冯程程,你是要抽干我吗?”我不由得问道。

“这个是林医生交代的,说是给你做一个循环检查,这些瓶子都是为倪先生准备的。那个倪先生吗,你要听医生的,这样才会回复的快。”冯程程认真的说到。

我顿时心里那个憋屈,这林巧燕想要干嘛!

“师父,那个师!额林医生看来对师傅怨念很深呀!”秦霜云忍不住说到。

我无奈的闭上可眼睛,这些瓶子虽然数量大,其实也做多是两百cc的献血量。恢复一下也就们什么事了,如果这样能够平复林巧燕的好奇心,我配合一下吗,以后也会少很多麻烦。

“秦霜云,我有件事要你去办,你现在马上用我的电话打给牛大,让他来接你到我家里。吧白二爷接过来。”我吩咐道。这会我要想明天快速的恢复,只有通过白无常了。

秦霜云接过电话拨通了牛大的电话:“喂,我是倪师父的底子秦霜云,麻烦你现在到人民医院特护病房308室来接我到师父的家里。”

喜欢我的驱魔生涯请大家收藏:()我的驱魔生涯新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