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西郊陵园

红色的衣袍包裹着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消失了。在空中轻轻的摇摆似乎是眷恋着这个世界。又似乎是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怨念。只有一滴滴鲜红的血液,滴答,滴答的在地面上碰撞出一朵朵鲜红的血花。

当门再次打开的时候,许灵儿的父亲傻傻的看着房梁上吊这依旧在微微飘荡的许灵儿,张大了嘴,眼泪顺着浑浊的双眼流下。

无声的哭泣代表着对这个世界憎恨。代表着对自己女儿的眷恋,代表着自己的无能为力的控诉。

良久,许灵儿的父亲忽然仰天大笑了起来。表情显得非常的狰狞。嘴角的鲜血顺着下巴染湿了领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恨,林更新,我要你偿命。林更新!哈哈哈哈哈哈!”

笑声忽然嘎然而止,因为许灵儿的父亲看见了身后不知道何时站着的林更新,正手里领着点心站在门外一脸的晦气。

“林更新,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许灵儿的父亲咬着牙,任凭鲜血恣意的流淌,转身对着旁边的情比狠狠的撞了过去。

林更新看着眼前的一幕,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把手里的点心晃了晃,转身离开。对于林更新来说,这一对父女是不识抬举,更立刻自己好吃好喝,偏偏要自寻死路。天涯何处无芳草,凭借自己的权利,找个把姑娘,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站住,你就这样走了吗?”

林更新被身后突然传来的话语给震惊了。这声音林更新非常的熟悉,就是许灵儿的,可许灵儿明显已经死了。

林更新大着胆子缓缓的转过生。许灵儿依旧吊牌在房梁上。只不过已经停止了晃动。此时正面对着林更新。

一双眼睛凸出在眼眶,眼神里全都是愤怒与憎恨。舌头生出唇外。原本让林更新感到销魂的樱桃小口此时却增添了诡异的恐怖。

一阵风迎着林更新吹来,让林更新不自觉的后退。一股寒意顺着脊椎骨蔓延而上。林更新扔下了点心撒腿就跑。

空旷的老宅,只留下了房梁上吊这的许灵儿,还有地上满头鲜血身体已经开始冰冷的许灵儿父亲。

白天与黑夜交替,直到第三天,许家大院的门再次被打开,一位浑身破烂,脏兮兮犹如乞丐的老者走了进来。

老人叹息着看着空中的许灵儿,伸手将许灵儿结了下来。又花钱找人置办了灵堂。

灵堂里空空荡荡,没有一个人过了吊念。在那样的一个年代,就算是关系好的人也巴不得和许家划清界限,谁会来这里给自己找事。

当天晚上,老人在供桌上放了一斤白酒,一盘炒花生,在点上两根蜡烛就当是供品。

老人坐在桌子前,给自己到了一杯酒,又到了两杯放在一边。

”老许呀,早就劝你离开了,可你非要留下,说什么百废待兴国家需要你。唉!这世道都是疯子。好人就怎么不长命呢!可惜了灵儿这丫头了。老许呀,我知道你们冤枉,我已经帮你们选了一处墓地。灵儿这丫头是穿着喜服死的,怨气很重。孩子们的事情就让孩子自己解决吧,至于你们的仇人,你放心,他一定会或者等灵儿慢慢的折磨。“

老人的背影非常的孤寂。语气十分的伤感。他心里恨意更是让这灵堂更加的阴冷。一阵风没来由的吹过。供桌上的蜡烛摇晃,将虚影拉扯的犹如是在另一个世界。许灵儿和他的父亲站在老者的面前深深的鞠躬。

第二天,许灵儿和自己的父亲分别下葬。

老人站在乱葬岗上看着许灵儿孤单的坟地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

画面到这里瞬间消散。大厅里再次恢复到累累白骨的真实场景。

“卧槽!这老家伙够狠呀!让许灵儿和林更新,牵扯上命魂,许灵儿受的罪全都要还在林更新的身上。够狠,也够痛快!”莫离忍不住拍手叫好起来。

“好了,你没发现许灵儿是被困在这里吗?那个林更新并没有得到惩罚,老人的风水失败了。不过许灵儿现在已经是厉鬼再加上,这里独特的骨魔大阵。许灵儿的能力至少是鬼王级别。”我打断了莫离说道。

“老大,鬼王又如何,只要她没有作恶就行了。你不会打算收了她吧?”莫离不服气的问道。

“红尘多可笑,痴情最无聊,看淡一切也好。此生未了,心却百转千回。独自一人等待。叹天黑的太早~”

悠扬的歌声犹如泉水叮咚。一袭红衣的许灵儿凭空出现在大厅的白骨之上,手抚古筝,化作一道道动听的音律伴随着歌声旁若无人的高唱着。

不得不承认,许灵儿的歌声非常的美。就连我也是站在洞口默默的倾听不忍心打断。

一曲结束,许灵儿终于停了下来,缓缓的抬起头来看向我们。

“道家弟子倪歌借过。”我抱拳行礼,对于许灵儿,我在知道了他的身世后,的确是没有办法对他动手,当下也只有客气的借道。

许灵儿没有出声,依旧看着我们暴凸的双眼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垂下的舌头足有半米长。令人奇怪的是,这一切却并没有让我们感觉到半点的不适。

莫离嗖的一声飞了过去,摆着一个自以为很酷的造型,站在许灵儿的面前。我想阻止却也是来不及。

就见莫离在许灵儿的面前抱着胳膊用手装模作样的闹着下巴:“姑娘的歌声实在是太美了,小子莫离,很荣幸见到姑娘。

许灵儿似乎没有想到会有人直接飞过来。当然谁都不会想到。人哪有会飞的,莫离不是人,是一条龙,一条痞子。莫离的思维绝对不可以用常人的观点来衡量。

莫离尽量的让自己身躯散发出阳刚的气息,只是他那张漂亮的比女人还女人的脸搭配起来显得有些滑稽的可爱。就像是一个小姑娘在旅着并不存在的胡须装老汉的感觉。

许灵儿的双眼终于闪现出一丝情绪,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情绪尽然是一丝慌乱,暴凸的双眼缓缓的收回,舌头黑夜消失不见。此时的许灵儿宛如在照片里的美丽形象。

我原本紧张的已经把噬魂剑拿了出来,随时准备冲过去。此时看到这种变化,立刻停下了动作。

厉鬼害人的话会注意自己是什么形象吗?这是绝对不肯呢个发生的事情。难道美男计在许灵儿身上也有作用!

“我叫许灵儿,莫离同志你好。”许灵儿居然有些扭捏的站起身羞涩的说道。

额!我晕倒!是不是帅哥到哪里都不叫吃香呀!那让我这样的一般帅情何以堪!还给不给活路了!说实话我很嫉妒。不过也是只是心里不忿罢了,让我去勾引我绝对办不到!

“姑娘,小生莫离借道来此,侥幸听到姑娘的歌声,实乃造化,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姑娘若不嫌弃,小生这里倒是有一首歌和姑娘的很相近。不知姑娘愿不愿意为小生伴奏一曲如何?”

我醉倒!莫离居然拽文海拽的文绉绉的!只不过这不应该是发生在这个年代的对话吧!

“莫离同志你说笑了,我很乐意为你伴奏。”许灵儿居然真的坐了下来,玉手一挥,动听的旋律飘洒而出。

我抓狂!这是来办事的吧!还是跑鬼妹来了!这莫离居然还要唱歌!

“红尘多可笑,痴情最无聊。目空一切也好。此生未了,心却已无所忧,只想换的半世逍遥。醒时对人笑,梦中全忘掉,叹天黑的太早,来生难料,爱恨一笔勾销,对酒当歌我只愿开心到老。

风再冷不想逃,花再美也不想要。任我逍遥。天越高心越小,不问因果有多少,独自醉倒。

今天哭明天笑,不求有人能明了,一身骄傲

歌在唱舞在跳,长夜漫漫不觉晓,将快乐寻找。

一曲尚华的笑红尘,想来是,莫离最进才学会的。不过,原本欢快无所拘束的歌曲让莫离唱的是全都不再调上。偏偏这许灵儿的还配着哀伤凄婉的调子,让这首歌顿时显得特别的怪异。

“此生以了,心已无所忧。醒时对人笑,梦中全忘掉。将快乐寻找。”许灵儿似有所悟的重复着歌曲了的一段段歌词,脸上的神情依然是越发的伤感。

“灵儿,有什么事就给哥哥说吧!莫离哥哥会帮你的!”

莫离这个大胆狂徒,眼见许灵儿的神色变得哀伤居然直接走到跟前一把搂着许灵儿的香肩,将许灵儿直接拽进了怀里。脸上不由得享受的眯起了眼睛!

丫的!这是找死吗?我在远处看的是额头冒汗整张脸瞬间跟洗脸了一般。倒不是担心自己实在是担心莫离,还不知道许灵儿和这骨魔大阵有什么关联。万一许灵儿翻脸,这莫离就是在牛掰也会被阴火烧得干干净净。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许灵儿并没有翻脸,而是很温顺的靠在了莫离的怀里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这一切事情的发展都太过出人意料了,我干脆选择了无视,坐在地上点了一根烟默默的等待着。心里却不怎么平静。

莫离是远古蛮荒就存在的。那个时代的道德规范是什么,我不知道也没有发言权。可我知道在建国初期也好还是几千年的封建帝王统治时代也 罢!女性都是不会如此接近男人的,就算是被男人的才华打动最多也是暗送秋波,或着丢个手绢暗示罢了。

这剧情的发展完全不按套路呀!

喜欢我的驱魔生涯请大家收藏:()我的驱魔生涯新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