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萍踪鬼影

啊!唐老板惊讶的张大嘴巴。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瓶子居然能和法器挂上钩。当下一脸肉痛的看着我手里的瓶子。

我笑着将瓶子收了起来:“唐老板,这东西在玄学界的确很值钱,不过普通人得到,就算不经常接触,不出十五天,必然会沾染霉运。你想那两个人神情古怪,难道他们就不知道这瓶子是个宝贝,可他们还愿意卖给你,那就有原因了。”

唐老板愣了愣,终于恢复了清醒,一巴掌摆在自己的脑门上:“哎呀!我这是被财气迷了双眼呀!多谢倪师傅指点。再多的钱,没有福气消受,也是枉然呀!走倪师傅,估计小四应该回来了。”

在店里坐了小半盏茶的功夫。小四就拎着大兜小兜的赶了过来。

“倪先生,这是纸钱,铜钱和香烛。纸人因为易损,我让店家送货上门我买了两个,不知道够不够?”一进门小四擦了一把汗,将手里的东西分门别类的摆在了我面前。

我点点头:“不错,等下你讲纸人送到正泰步行街的天桥上。我可能一会就要用了。”

“好的,您放心我这就打电话。”小四回了一句掏出电话当着我的面说了起来。

“唐老板,这些你给个价吧!”我指着桌子上的东西说道。

“呵呵!倪师傅见笑了,你要是把我当朋友,这些小钱就不需要跟我谈了。说实话,有您在,我坐骑这旧货生意也可以落个安心,这可比什么都好。”唐老板挥挥手说道。

离开旧货市场,牛大开着车直奔正泰步行街。此时已经是正午,太阳正当头,阳光晒得地面都有些发烫。

这步行街在东门市也是小有名气。左右两边是国贸大厦和湘运大厦。都是东门知名的企业。大厦的下面则是小商品云集的集散地。而集散地的头顶则是一座天桥与马路平行而过。

即使在正午的时分,这天桥底下也是凉风阵阵,丝毫感觉不到酷热。

“倪先生,怎么我一到这里就感觉浑身不舒服呢,看路边的行人感觉都有些扭曲?”牛大将车停在桥下的停车场,挠着头浑身不自在的问道。

我笑了笑指着两边的大厦,又指了指头顶的天桥:“牛大,你看,这两座大厦有五六十层的高度,分站道路两边。中间一道天桥很穿而过,这像什么?”

牛大眯着眼睛看了看迟疑的说到:“倪先生你这一说我还真的感觉这两座楼就是一块豆腐,而天桥就是一把刀将这豆腐给劈开了!”

“呵呵!形容的好。其实这就是典型的利刃困煞局。这种煞气,天长日久,必然会影响生活在里面的人。轻一点的会出现心绪烦躁,易怒,多变。重一点的恐怕直接就是血光缠绕。这周围的小商品市场,看似繁茂,不过我敢断定,这里的治安一定很差,另外这天桥底下应该也属于事故频繁的地域。走吧我们先上去在说。”我点头赞同的说道。

“倪先生算是说对了,这小商品市场虽说管理很严格,可依旧有很多小偷,还经常的出现吵架甚至动手的。”牛大敬佩的说到。

说着话,刚登上天桥的桥面,就见到不远处已经设置了路障。显然是封闭道路禁止通行才去的措施。

此时正是正午,阳光非常毒辣,可天桥东西两侧的高楼将阳光大半都遮住了。此时的桥面上依旧显得有些阴冷。

“干什么的?这里封路了,下去!”一个穿着便装,袖子上套着协警标志,年级看起来有二十五六的青年男人,拉着一张长脸,很是不耐烦的冲我挥挥手。

“哦,麻烦你通知秦武尚,就说他请的人过来了。”我笑着说道。

青年,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眉头顿时邹起来,不悦的说道:“你要是找他办事的话,就等一等,现在秦警官正在里面忙着呢。”

“怎么回事,不是让你维持现场闲杂人等不得入内吗?。这俩人是谁!”青年正说着身后就走出来以为美女警察,一脸不耐烦的问道。

说是美女,其实是真的很美。一张鹅蛋脸,配上精致的五官,再加上严肃的表情,显得棱角分明,在警,服的衬托下,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一股女性特有的英姿飒爽的美感。只不过一脸生人勿近的模样,让人只能远观,靠近的年头绝对是一点没有。

“柳警官,这人说是秦警官请过来的。”青年有些无辜的说道。

柳警官有些诧异的看了我一眼,也是眉头邹起:“秦警官正在办案,你们是他的亲戚吗?”

“不是。”我摇头。

“那是他朋友?”

“算是吧!”我不确定的说道。

“有什么事吗。可以跟我说。”柳警官的眉头邹的更紧了,语气也透漏出一丝厌恶。

我心里苦笑!这个世界就是一个看外表的世界。不管一个人长得有多帅,多么的有内涵,只要他穿着普通往大街上一站,绝对会被当做一个纯屌丝。

就如同一个美女吗,不管长得多漂亮,只要给他一件破烂衣服,身上在脏兮兮的,相信只要是男人都不会去看他漂亮的脸蛋。当然,那些心理扭曲的除外。

“秦武尚请我来的,至少你通知一下吧,毕竟这件事情和你并没有什么关系。”我也有些不不悦的回答。

“请问哪位是倪先生?”就在我和柳警官之间的气氛开始变得沉默而充满火药味的时候。天桥上又上来一个人。

这个人的出现很不是时候,一声素布衣服,手上抱着两个美女纸人。再加上脸上在见到柳警官的同时那一闪而逝的猪哥嘴脸。这第一印象算是彻底的毁了。

“这里在办案,你居然找秦武尚警官送他纸人吗!”柳警官很是不悦的质问道!

“牛大打电话,让秦武尚给我滚过来!”我郁闷的对牛大吩咐道。

“那个,哪位是倪先生?”那送纸人的猪哥这会也发觉自己失态,赶忙小心的向我问道。

“我就是,你把纸人放着就行了。”我苦笑说到。谁能想到会有这么巧,这扎纸店伙计送货的速度不送快递真的屈才了!

柳警官阴着脸看着我。却并没有发作,只是目光像是看小丑一样看着。

牛大以我的口气在电话里说到:“喂!小秦,赶紧过来。倪先生发火了,让你滚过来!”

“额!我马上到,你们在哪!哦我看到了!马上过来!”秦武尚显然也被雷到了!不一会就从前面的路障里一路小跑的冲了过来。

“倪先生对不住了,是我没安排好!”秦武尚很是诚恳的对我歉意说道。

“没事!咱们走吧!”我挥挥手表示自己没有往心里去。

“等等,这里是案发现场,我想问问秦武尚警官,你带来的是目击证人还是想管专家?是专家的话,师傅可以说明是那一方面的专家?”柳警官这会柳眉倒竖的挡在了前面。

“柳清莲警官,你这是什么意思?论后台我是比不上柳书记的千金身份。论资历我比你先入警队三年,难道我办案还需要你教我吗?赶紧让开!”秦武尚有些怒意的盯着柳清莲。

“就算是办案需要拿着香烛纸钱还有扎纸人来办案的吗?没想到你居然身为警察迷信到这个程度!”柳清莲丝毫不退让的说道。

“你!好!我不跟你争。倪先生是我带来的,我有权利带她到案发现场,至于你,你没权利阻止我。你可以向上级汇报,也可以想你的老子反应。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在做着一切你都是在没事找事,到是丢脸可别怪我没提醒你。”秦武尚带着怒意,一把推开了柳清莲。

我跟着秦武尚先前走去,看了一眼脸色铁青的柳清莲谈了口气说道:“这个世界,骂你没有见过的事情太多了,谁说拿着香烛纸钱,带着纸人就不能是专家了?”

“你!”柳清莲气的牙根紧咬,却是说不出话来,憋屈的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

没有理会柳清莲,越过路障,就看到前面的案发现场被一圈白色的塑料布遮掩着,从外面根本就看不清楚里面的状况。

“倪师傅,场面有点血腥,你是等一会里面的尸检结束后进去,还是现在进去看看?”秦武尚问道。

“等会吧!你们要采集现场证据,我不需要,其实我已经有些眉目,具体要等会进去才能知道。”我摇头说到。

哦“倪先生,那就到指挥车里坐一会吧。再有十分钟的时间,尸检就结束了。”秦武尚说道。

和秦武尚坐在一起没几分钟,就听到一声愤怒的粗嗓门吼道:“秦武尚,怎么回事,你打算在这里烧纸钱吗!”

我抬头一看,这个可不就是那个王大山局长。此时的王大山就像是一头愤怒的狮子,而他的旁边则是一副委屈模样的柳清莲。

“王局!”秦武尚站起敬了一个军礼。

王大山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将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

喜欢我的驱魔生涯请大家收藏:()我的驱魔生涯新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