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逗比流月

“额,这个我不确定,我感觉他就像鬼王一样强大,总之是咱这小鬼惹不起的存在。”司机挠挠头说到。

从司机这里只得到了更坏的信息。离开后我带着跟屁虫流月回到别墅。

“老大,有钱银呀!”流月激动的四处转悠。

我无奈的坐在沙发上。从卧室里拿出一塌子现金摆在茶几上。

“流月,我这里你晚上不能住,这些钱权当我送你的稿费。”等流月安静下来的时候我指着茶几上的钱说到。

流月眨了眨眼睛,用很奇怪的目光看着我说道:“你觉得我像个乞丐吗?用钱来砸我。既然这样,那就砸的更猛烈些吧!”

说话间,这货衣襟把钱装进了口袋摆出了一副任君采劼模样!

额:“牛大,你送他回家吧。”我无语的吩咐牛大。抱着已经熟睡的允儿回到卧室。

这几天允儿的睡眠越来越多。气色也变得很不好。我知道这是阴阳失衡所导致的。允儿天生阴阳眼,却和我不一样。在九阴之地待得久了已经受 到了影响。

我给王供奉打了电话,却没有打通,真不明白,这会王供奉又去了哪里。甚至吴志道和郑启怀都失去了联系。

这一切让我感觉到这个城市似乎一下孤独起来。

救兵这一条暂时是用不上了,眼下各个医院已经被鬼魂占据。最可怕的是,医院每天都有死人,也就是说鬼魂的队伍在一天天壮大。相比之下,我的力量单薄的就像海里的一叶扁舟。

第二天清晨,牛大如约的来到我的门前。我抱着允儿上车。机灵鬼和时迁却是晚上才可以自主的行动。

人民医院里依旧是人来人往。我拿着昨天的化验结果找到了林巧云。

“孩子的哑病并不是先天的,从结果上看,允儿的声带发育正常。应该没有问题。这样说来只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就是声带神经元断裂,引发声带脱离控制不能发声。另一个就是心理原因。你知道允儿小时候什么时候开始不说话的,还有,他是不是受到惊吓或者遇到什么事了?”林巧云翻看着检查结果很是认真的说到。

我摇摇头,这些我哪会知道,和允儿真正的接触也不过一个星期的时间。至于允儿的过去除了知道他是司徒家的后人。先前有个奶奶还有一个尸傀的老爹,其他的要想知道也只能是允儿自己开口了。

林巧云白了我一眼。邹眉想了一会这才说道:“鉴于允儿的病情,最好是住院治疗观察一段时间。这样下周就会有专家过来会诊一个病例到时候 我可以像老师请教一下,允儿康复的希望还是很大的。”

边说,林巧云边在手下填写了一份住院报告。

我拿着住院报告,一句话也没说,转身就走。

“我不是开玩笑的,别为了省两个小钱,耽误了孩子。床位紧张的话先办手续,其他的我帮你预约。”看着我的背阴,林巧云忽然补充道。

我苦笑的摇摇头:“放心,我是去办住院手续。不过,你们单间有吗?”

林巧云愣了一下,很是奇怪的看了我一眼:“单间是特别医护室。价格可不是普通人能承受的。那个倒是不用预约。”

哦。我点了点头转身离开。出了门诊我直接来到住院部。

护士只是看了我一眼,很是熟练的拿起一份表格递了过来:“先生,请先填上这份表格。等床位的时候我在通知您。”

我将表格放在一边,问道:“我不想和其他人住在一起,你这有单间吧!也就是特别医护室。需要预约吗?”

护士有些惊讶的看了看我,却见我不过是一副休闲装的衬衫,裤子依旧是牛仔裤甚至裤脚还磨损的脱了色。当下,有些惊疑不定的小心说到“有的,这个还有病房,不过,住院费用需要先行预付十万医疗费用作为押金。”

“好的,就这个了,你帮我办手续吧!需要填表格吗?钱在哪里交?”

见我说的很随意,护士反而笑了起来。很是庆幸刚才没有失礼。不过心里也很奇怪这是哪位隐形的富豪?怎么穿着这么随意!

这一次甚至都不需要我自己动手。护士拿着我的身份证,询问了我一些个人资料后很是迅速的将一份填写好的表哥递给了我。

“先生,您去收款台,去交上押金就可以入院了。祝您愉快。”

我心里感叹,这消费不一样受到的待遇果真也是不同的!

和牛大抱着允儿,在收银台交了十万的押金。立刻又专人带着我们来到了特别医护室。

这是套三居室。主卧是病房,两边的侧卧则是陪护休息室。其中一间,有护士二十四小时轮班值守。这真的算是特别照顾了。

特别医护室处于医院住院部的中心地带,只有四层楼的格局,完全是按照小家住户的居民楼打造。更为难得的是周围的绿化非常的好,和普通病房里拥挤的场面完全是两个世界。

已进入病房,我就让牛大回去拿我的背包。顺便去玄学会找吴志道和郑启怀要一些黄纸铜钱。

这会我还是很担心吴志道和郑启怀,失去联系有一阵子了,这俩要是没事也应该给我回个电话才对。

医院已经是一座鬼窟,而我为了允儿又不得不进来,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尽量保证允儿的安全。

陪护允儿的是一位二十左右的年轻护士,一张娃娃脸显得颇为可爱。在我进入病房的时候就已经迎了上来很是热情的将允儿小心的接了过去。

我坐在沙发上,点燃了一根烟。默默的抽着。剩下至少有半个月的时间我必须要守候在这里至于半个月后,只要我能坚持,想必王供奉也不会不理会这里。

不一会,司徒允就洗了一个澡,换上了一套崭新的病号服装。不得不承认眯着下丫头绝对是一个美人胚子。小小年纪一张瓜子脸投着钟灵秀气。眼睛更是忽闪着像是一汪清水。柳眉清扬,如同画中的小仙女。一头秀发更是乌黑透亮,衬托着红扑扑的小脸,更是惹人怜爱。

这让我感叹的同时,心里也在腹诽自己,实在是一个不称职的哥哥呀!这几天,抱着这允儿入睡,就没想到收拾一下。貌似从跟我回来这允儿到今天才算是第一次洗澡!不过一个大老爷们帮小姑娘洗澡似乎也不太对。哎!要是凝香醒来就好了。

凝香和镜儿在一起沉睡着,不知道这俩什么时候可以醒。就连痞子龙似乎从上次出来后到现在都十分的安分。

允儿出来后挣脱了护士的手,来到我身边抱着我的胳膊。静静的坐着。一双眼睛水灵灵的看着我。

护士有些尴尬的站在一边:“倪先生,在医院里,我希望您能够让病人配合我的工作。现在请病人上床休息。过会我会做一些检查这些检查每天都会进行。”

我笑着揉了揉司徒允湿漉漉的头发:“允儿乖,要听护士姐姐的话。等你能够说话了我送你去上学,哪里有很多的小朋友,可以陪你玩。比哥哥有趣多了。”

司徒允,摇摇头,用力甩了甩我的胳膊。我明白这小丫头是怕生想让我陪在身边。

于是我站起身暴起允儿进入病房。这间病房的摆设完全按照重症监护室来陈设,各种急救措施一应俱全。却又并不影响空间的实用性。看起来有些科幻的感觉。

我将允儿放在床上,正想离开。允儿的手却抓着我的手不放。没办法,我只能拉着椅子坐在了他的身边。

允儿这才满足的露出了笑意,眼睛依旧一眨不眨的看着我。

护士间允儿躺下,也是轻笑一声:“我们的小美女很喜欢哥哥呢!好了,要乖哦,我去给你们倒水。”

我微微一笑,只是让我奇怪的是,司徒允却是羞红了脸。拉起被子将自己的脸盖住了。

一个小时候,牛大来到了病房。

“倪先生,我去玄学会了,可吴会长和郑会长都不在,听段祺瑞说,这二位从上次离开后到现在都没回玄学会。”

牛大将东西都摆放在客厅后看了看病房生怕吵醒允儿,小声的说到。

“哦!”我点了点头。心里也算是放下心来。只要他们不在东门市,出事的几率就不会大了。

打开背包,拿出朱砂,依照方位,在茶几上用朱砂画了一个五行阴阳太极图案。又取出铜钱,在周围一天地干地支的分布摆出一道扩散的图案。

这是一道改良的九阴离魂阵法。刚离开青云观的时候我只是二品玄师,如今可以已经突破了五品的临界。只是没有意见大师的印记,发挥的实力也只能在四品巅峰罢了。

所谓大师印记,风水师会在风水建筑,或者点穴上标记自己的作为。驱魔则是依靠自身之力,挑战比自己高出两阶的鬼魅。种种,因为修行的不同,在印记方面会有不同的选择。

当然效果也是绝对的不同。越阶挑战,我从没有想过。所以一开始我打算在钱云峰的楼盘上以风水入道,标记自己的大师境界,以向天地明志,接收天地的赐予。

(稍后下一章)

喜欢我的驱魔生涯请大家收藏:()我的驱魔生涯新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