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五行杀阵

随着高旗云的话语落下,人群的目光顿时朝着秦霜云看去。

秦霜云红着脸站起身,在众目睽睽之下,连走路都开始同手同脚起来,显得极为别扭。

高旗云也没有为难这两人。将奖品发下去也算是将讨论会给了个完美的结局。

吴志道走上前来,默默的看着天空,片刻才沉声说道:“余自幼研读周易六十四卦相,人到中年终于略有所成,却是时相逢乱世,先经历国之内战,见过路不拾遗,也见过十年动乱。经历改革开放,方有着苟且之身,存活至今。如今已然垂垂老矣,知天命而修身,与天年终得造化!天地为证,我向道之心。”

随着吴志道的话语缓缓地倾述。会场里渐渐地一片沉默。似乎被吴志道的话音所感染,不知不觉沉浸到吴志道的情绪当中。

我站在吴志道的身边却感受到非同一般的压力。

随着吴志道话音落下,一股磅礴的势爆发而出将周围十米的范围全部笼罩在内。

周围一片深褐色,有些粘稠,似乎又有些厚重。置身在内如同陷入泥塘动弹不得。

这就是土属性势的领域!四品修士虽说可以借助势的力量。可借助于操控是两码事。拥有了领域,在余人斗法的时刻,面对大师领域完全是丝毫无还手的力量!

台下一片沉寂,直到三五分钟后,台下的人就像是排练好了似得,齐齐抱拳鞠躬。

这是对道的虔诚,也是对强者的尊重。包括我在内,面对吴志道的领域,发自内心的感觉到崇拜。

吴志道这才收起领域。缓缓的看向台下:“吴志道多谢诸位道友向道之心。”

“下面进行第二项,踩道。”高旗云恰到好处的走上前来。将气氛从刚才的意境中剥离。

五个东门玄学会的会员,咧着嘴,很是激动的走上前来。将五块颜色各异的青石板摆在阶梯的架子上。

“这第一块青石板,来自西域火焰山,火属性最为凝重。第二块来自贵州。为水属性。第三块来自东北为金属性。第四块来自海南为木属性。最后一块来自黄土高坡。土属性最为凝重。”

随着高旗云高声的介绍,五块青石板已经被安置完毕。

这青石板的顺序也是极为讲究的。火在第一位,讲究的是浴火重生洗去俗世铅华。水在第二位,讲究的是水火相克,以肉身度化。剩下的摆放以此相克来递增。这样对于踩道对道的领悟也就有了更高的要求。

有道是大师难,踩道更难,难于上青天。很多有了大师的实力后却在踩道这一环节,失败,从此再无晋升的希望。

吴志道一脸的严肃,看不出任何的表情。我站在他的身旁却看得分明,吴志道的眼角在不断的抽搐。想来内心并不如表面般平静。

我伸手入怀,将正气石拿出,恭敬的举在胸前。这正气石为天地正气所化,对于人的情绪也是有所影响的。特别是对于负面情绪,正气石更是有奇效。

吴志道感激的看了我一眼,也不矫情,一把接过正气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迈步就踏上了第一块石板。

噗,一声轻响,吴志道的脚像是踩到豆腐了般,在青石板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脚印。

吴志道毫不迟疑的又踏出第二步,第三步。只是留在上面的脚印已经越来越浅,到了第四步,脚印只是浅浅的一个印字。

此时的吴志道已经气喘吁吁,显然有些体力不支,整个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

就在众人都在紧张的观看这一幕的时刻。台下忽然传上来一直浑身金黄的黄鼠狼。

这黄鼠狼,不带一丝迟疑,张开嘴直奔石阶,对着吴志道的脚踝就要咬下。

吴志道丝毫没有躲避的意思。一双眼始终盯着前面。双腿微微颤抖。显然吴志道的所有注意力都在踩道上。这会就然有人拿出看到过来,吴志道也会好无所觉。

那黄鼠狼已经穿到第二块石板,人立而起,只要一刹那的功夫,那张嘴里的獠牙就会镶嵌在吴志道的脚踝上。

众人惊惧的瞪大了眼睛,却一个个的都下意识的捂住了嘴巴。这会发出声响影响了吴志道可不是进阶失败这么简单,严重的话,会直接走火入魔,连命都没有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终于抽出打鬼尺,运转灵力覆盖在打鬼尺上一尺子对着那黄鼠狼直接砍去。

噗的一声,打鬼尺周边锋利的刃口,像是切豆腐一般将这黄鼠狼一分为二。一抹血光四溅飞出。

黄鼠狼的上半身被打鬼尺一挑飞向了空中。下半身居然依旧在努力的想要跳起扑向吴志道。

“妖孽!不知死活!”我怒喝一声,打鬼尺再次拍出,江浙黄鼠狼的下半身直接拍飞了出去。

吴志道经过这件事显然更加的力不从心。站在第四块青石板上,剩下的一步却怎么也迈不出去!

当下我也是着急了!也看着吴志道在青石板上摇摇晃晃随时都有跌倒下来的可能。

心一横,单手一掌,灌注了满满的灵力直接排在吴志道的背上。这一掌,我也是拼了全力。

吴志道和我可是相差一个大境界的。我的力量对于他来说几乎是杯水车薪。更为严重的是,接受外力的帮助,吴志道剩下的一步可就结果难测了。

吴志道精神一震,终于迈出脚步。我也是紧张到极点,精神高度集中起来。

忽然我的背后,嗖嗖嗖嗖!连续几声破空的声响传来,却见到十几只黄鼠狼,一脸狰狞的再次冲了过来。

“天地人三界。阳为人界,地为阴界,天道为公,三才法阵开!”

就在我准备拼死一战的时候,高旗云猛然站到我身边刚好与吴志道保持了品字形的方位。口念咒语,一把符咒,被他洒落了一地。

黄鼠狼的攻势顿时一缓。一个个站在不远处不安的叫唤着。

周围的人见状,纷纷抽出手里的家伙就打算合力将这些黄鼠狼消灭了。

忽然异变再起。人群里猛然传出数十道黑影,快速的奔着我们而来。为首的一个赫然是赵德仓。

赵德仓的双眼已经彻底陷入一片血红,嘴角带着诡异的微笑,两颗牙齿露出嘴唇,活像是一尊西洋的吸血僵尸。

这会我也顾不得许多了,拿着打鬼尺死死的守候在吴志道的身旁。心里同时也在纳闷,这都什么时候了,说好的那六位供奉呢?说好的五行杀阵呢!

这五行杀阵的确是布置了,这我很肯定。可都到这会了,那六位供奉居然丝毫没有出现的意思。

双手握紧了打鬼尺,灵力不要命的经过少阴少阳经脉,水火术覆盖在打鬼尺上。一会在阳光下变得蔚蓝一片,一会变得通红。

高旗云,伸手从怀里拿出一只金色小碗。直接抛向空中,金色小碗在空中滴溜溜打转,散发出一片金色光幕将我们三人笼罩在内。

那十几个人疯狂的冲击过来,手上的各种家伙毫不犹豫的冲着这光幕招呼过来,却只是让光幕稍微变形。一时间陷入了僵局。不过我的心却始终阴沉着,因为这里面还有一个人始终没有出手。赵德仓永痕诡异的眼神看着我。

“小子,你的身体是我的。呵呵,没想到几天不见,你又带给我了惊喜。”

我直视着这双血红的眼睛。更读懂了他眼神的寒意。那是餐座上,人美面对可口美食的时候自然而然流露的喜悦和贪婪。

“我呸,倪歌不人不鬼的二胰子,连个兽兽都不如的东西,也配想要我的身体。”我吐了口吐沫,很是不客气的骂道。这种感觉真的好爽。似乎打小到现在,我都没有如此骂过一个人。如今一张嘴顿时感觉到胸口憋闷的气息一扫而空。也难怪一些人动不动就站在大街上狼吼了!

赵德仓被我骂的一愣。却罕见的没有丝毫的怒气,笑嘻嘻的看着我说道:“你骂的是赵德仓?唉,这具身体还真的不好用。是应该说说他的。不过我很期待你的身体。”

我被赵德仓的回话一下给震撼了。这赵德仓居然用这样的口气来评价自己的身体。这只有一种解释,如今的赵德仓早就不存在了,或许连轮回的机会都没有留下。魂魄都被这两位狐狸给吞了。

我更为震撼的是我的猜想。噬魂!

狐狸按照势力来划分的话有九个等级。最好的区分办法就是数一数他们的一把。一条尾巴的是最普通的,介于灵智开化与愚昧之间。

最高等级的是九尾妖狐。相传缘故开天辟地,女娲补天的时代。在女娲娘娘身边就有一只修炼万年的九尾妖狐。后来,由于商纣王,对女娲不敬,出言调戏女娲娘娘。

说是调戏,其实也不过是写了一首诗,夸赞女娲漂亮罢了!

可女娲娘娘却不乐意了。于是派出九尾妖狐,替换了妲己,迷惑纣王,终于将商纣王朝,活活的给玩灭了。

喜欢我的驱魔生涯请大家收藏:()我的驱魔生涯新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