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坑杀

赤龙似乎还不满意,在这个龙息喷出之后他的身体迅速的恢复了原样。围绕着我缓缓地盘旋。眼睛里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忽然,赤龙在空中一个翻滚,将一只龙爪递到了嘴边,张嘴咬下一片龙灵。一滴鲜血滑落,赤龙竟然将这滴鲜血,直接滴在了我的百会穴上。

一阵如同熔岩般的滚烫瞬间沿着百汇直冲而下。似乎连内脏都开始融化了!

如此的痛苦,我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此刻就连闭上眼睛都变得异常困难。

这一滴龙血,如同洪水猛兽般,沿着经脉不断地摧毁着沿途的一切。

我瞪着血红的眼睛,咬牙切齿,心里早就将这条赤龙砍成了无数段。似乎这样才可以稍微减轻一点痛苦的煎熬。

丹田的灵力如同暴走的海啸,猛然外溢,迎着那一滴龙血轰然冲撞而去。

“轰隆!”一声巨响,整个世界似乎都化作了虚无。

这一刻我终于感觉到了幸福的滋味。这个世界的美好,相对于此时来说一切似乎都不值一提。我的意识在这一刻猛然消散。一头栽倒在地,晕厥了过去。

“啊!是龙!倪先生!”

在闭上眼睛的一刻,我听到了牛大的惊呼。这牛大还是忍不住冲出来了。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

经历了漫长的黑暗。意识渐渐的回归。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刻,已经躺在了床上。窗外阳光明媚。几只黄鹂鸟在竹叶上嬉戏,不时地传来一阵悦耳的鸣叫。窗台上摆放着一只花瓶。这正是我用来装林晓燕的。

“倪先生,你可算是醒了!”

牛大推门进来看见我睁开了眼睛顿时惊喜的说道。

“牛大,怎么你一直都没有回去吗?”我微笑着和牛大打招呼。一边体会着自己的身体变化。

经历过如同地狱般的磨炼,此时的我感觉精神非常的充足。丹田不知不觉间居然比先前扩大了两倍有余。灵力更是比之先前更加的充沛。经脉也变得越发宽敞。如果先前是河流,那么现在就可以用长江黄河来形容了!

更为难得是,躺在床上的我居然感觉到地面散发的一种特殊的生命力。仿佛地面就是一个庞大的生物,散发着薄薄的生机。

只是稍微的沟通一下。这股生机就将我包裹起来。整个身体缓缓的凌空漂浮!

四品玄师,可借地势!毫无疑问,现在的我一跃突破了四品玄师的境界!以丹田内的灵力,足足将丹田装满了一大半!

四品后期!

“哈哈哈哈!”看到这里我不禁扬天大笑起来。

“倪,倪先生!你没事吧!”牛大傻愣愣的看着我。第一次见到会漂浮的人类。对于牛大的冲击可想而知。甚至牛大都怀疑是不是自己在做梦,或者倪先生被恶鬼控制了!

“没事,牛大,我昏迷了多久?”我神采奕奕的落回地面,边走到衣柜那换洗的衣服,边问道。

牛大挠挠头,虽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看我的表情应该不是坏事。这才说道:“倪先生,你这已昏迷就是一天一夜了。这已经是第三天早上了。我也和周队长一起把你送到医院,不过医生说你只是昏迷,找不出什么原因来,我就干脆把你带回来了。”

我穿好衣服,听到牛大的话,顿时想起来,今天可就是吴志道大师宴的日子。看看表,此时已经十点了。大师宴举办在两点开始,现在还好来得及。

窗户上的花瓶在这会忽然不安分起来。猛烈的慌了几下。

我这才想起还有林晓燕和周启兄弟之间的事情没有解决呢。

“别着急,你就在这等等吧,周启很快就会来找我。你和他们之间的恩怨,我自然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林晓燕听了我的话,终于安静了下来。

安抚了林晓燕,我和牛大上车,直奔玄学会。

中间,我在银行取了一万现金。到了玄学会的时候直接扔给牛大五千。

“牛大,你就别等着了,回家去看看好了。这几天没回去,就拿着钱买点东西给孩子。”我有些歉意的看着牛大说道。这几天牛大自从遇到我,就没有一分钟的安分时候。连家都没回去。要知道这牛大可是有老婆孩子的人。

“呵呵,倪先生,不碍事的,我往家打过电话了。我在这等你就好。这钱俺不能拿!”牛大憨厚一笑挠着头说道。

我笑了笑,脸色故意变得严肃起来:“这都几天没着家了,赶紧回去,以后,晚上都要回家。你可是有老婆孩子的人,打电话和在一起能一样吗!”

“呵呵,好,那俺就先回去了。倪先生,我回去看看就过来。”

玄学会这会已经有不少人。我走进大厅的时候立即引来不少目光。

“倪师傅,呵呵你来了。”段奇瑞老远就跑了过来。站在我身边,神情满是骄傲。

再看周围的眼神也是充满善意。东门玄学会的成员更是一个个将头高高扬起,腰杆挺的笔直。

“段大哥。”我微笑回应。

段奇瑞一脸的感动有些拘谨的说道:“倪师傅,就别叫我大哥了,直接喊名字就好。”

“这怎么行!段大哥岁数在这摆着,同门兄弟相称,不叫大哥怎么可以!”我摇头拒绝。自从讨论会之后,东门玄学会的人对我尊敬有加,缺少了一份同门的亲昵。

“呵呵,那我就接了!倪兄弟,吴会长和郑会长都在后山呢。这一次咱们玄学会可是露脸了。光参加大师宴的就有几千号人。我就不能陪你去了,这里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处理。”段奇瑞摊摊手一脸的无奈。眼睛里却极为兴奋。

也是,东门玄学会自从建立至今,始终被人压着,难得有扬眉吐气的时刻。不说别的,就拿国足举列来说。三十年没有进世界杯,好不容易遇到老米在世界杯转了一圈,虽说一球没进,不也是举国欢腾。东门玄学会可是魁首。没有理由不骄傲,没有理由不欢庆。

和段奇瑞道别后,顺着山路进入山谷之内。

吴志道并不在场。会场里的座椅酒水都已经准备完毕。参加大师宴的玄学会成员三五成群的找着相熟的人互相闲聊着。

我的到来顿时让这些人将目光都投了过来。

“倪师傅。”

“倪师傅。”

面对这些人善意的招呼,我微笑着和他们招招手,算是回应。

心下奇怪。都这会功夫了,吴志道应该已经在场。

大师宴应该分为三个步骤。首先是大师展示大师领域。每一个大师都有自己独特的领域。势有很多种。大地包罗万象,在五行里大致可以分为金木水火土,五种,但也有比如风,雷电,比较罕见的两种。

第二步则是踩道。所谓的踩道,其实是搜集天下的名石,制成青石板。按照属性分为五行。做一个五层的阶梯。

大师移步而上。每一步都要灌注自己的属性灵力。一般来说,一步踏上就会在青石上留下脚印。五块青石板,必须全部如此。

青石板十分的薄脆。用蛮力只会一脚碎裂。这样大师宴也就算是失败了。所以说这踩道,难就难在运用自己的感悟,在青石板上留下脚印这一环节。

第三步,相当于喜宴的开饭环节。进阶大师成功,自然会拿出一些特殊的礼物来回馈参加的人。这些礼物普通的金钱就难以拿的出手了。

玄学中人,特别是玄学会的,对于传承几乎处于一穷二白的境界。大师宴上,众人奔的就是传承。

大师会将自己的感悟,整理出来,无私的讲解给参会的众人。当然也有财大气粗的,干脆拿出一整套传承,无偿的当中公示。不过显然吴志道不属于这类人。

“哎呦!我说今天怎么喜鹊总在我的跟前叫唤呢!小倪倪,这几天不见越发的帅气了!”

我正在思虑的时候。柳天盛一声笔挺的西装,偏偏要扭着腰肢,来到我的近前,一把将我搂在怀里,声音带着女性特有的磁性。两眼冒着光芒盯着我。

我顿时一阵恶寒!赶忙起身:“这个男女!额,男男授受不亲。刘师兄还是保持点距离才好!”

“哎呦,瞧您说的,都是男人,什么亲不亲的。话说,师傅他们可都在等你呢,你倒好,自己在这里没事人一样的偷懒来了。”

柳天盛被我挣脱,有些温怒的责怪道。

“额,既然这样,柳师兄请前面引路,说实话我还真的不知道,吴会长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柳天盛,白了我一眼,扭动腰肢:“走吧!他们可都等急了!”

我打了个寒蝉,默默地跟在柳天盛的后面。心里更是庆幸自己是九阴体质。这柳天盛因为极阴体质,已经越来越女性化了。不知道,等柳天盛修为达到大师后会彻底的把自己当成女人还是会被领域所影响转化成男人。

当然这些,是以后的事情,我也只是随意的想想!

穿过酒水桌子,到了高台的后面,我这才发现,原来这高台后居然还有一处地下通道。

喜欢我的驱魔生涯请大家收藏:()我的驱魔生涯新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